33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偏偏宠爱 > 第21章 我怕你疼

第21章 我怕你疼

 热门推荐:
  有了第一批爬山同学的前车之鉴,后面的班级就不要求爬到山顶了。等“万古山”之行结束,已经十一月下旬了。

  天气只有几度,学生们穿着也臃肿起来。

  上次的月考成绩樊惠茵让关小叶贴班上,大家纷纷围过去看自己成绩。不出意料,年级第一又是孟听。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学校红榜一轮更换,第二是舒杨。

  赵暖橙在手心呵了口气,艳羡道:“听听,你又是年级第一啊,真厉害。”她顿了顿,视线在第二的名额上顿了顿,“他们二班的舒杨也很厉害啊,只差你三分。”

  舒杨确实很聪明,孟听看着和自己名字并排的舒杨。鲜少有人知道他们是姐弟,关系淡漠的姐弟,孟听上辈子直到自己处境尴尬,舒杨也没有在外人面前认亲的意思,于是两人默契地缄口不言。谁又能想到,她死是因为去找在山体滑坡中的舒杨呢?

  孟听一时怔忪,不知道她死了,舒杨有没有被找回来。

  月末的时候樊惠茵在班上宣布学生们要去打乙肝预防针。

  班上许多女生忧心忡忡,对打针有恐惧。

  樊老师说:“这周六排好队,去医院打。H市中心医院,班长负责组织一下,这个是免费的,也是自愿的,为了同学们的身体,大家最好去打一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关小叶拿了个本子下来统计要打针的人数,大家好一起去。

  孟听在“去”那一栏下面打了个勾。

  赵暖橙问她:“听听你怕打针吗?”

  孟听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嗯,有点。”那种针刺进血肉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赵暖橙也怕,她在“不去”那一栏停了很久,为了健康还是视死如归勾了一个“去”。

  最后班上只有几个人不去。

  关小叶放学的时候拍了怕讲台说:“那明天我们班统一集合,大家记得带上学生证。”

  ~

  利才职高也宣布了要打针的消息。

  贺俊明他们是不去的,越是有钱的人,越注意身体。基本从小这类针都打齐全了。

  生活委员彭波怕他们,统计的时候就略过了他们。

  江忍把手机放下:“彭波。”

  彭波受宠若惊回头,语无伦次:“忍哥,不不江忍同学。”

  贺俊明笑得抽搐:“哈哈哈!”

  江忍第一天来这个班的时候,大家就知道他不好惹。班上的同学基本都怕他,私底下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估计平时八卦的时候称呼是年级大佬忍哥,这时候彭波不小心说漏嘴了,他脸色都白了。

  江忍翘着腿,漫不经心道:“统计本给我。”

  彭波赶紧给他。

  江忍在自己名字后面写了个去,然后把本子丢过去,彭波手忙脚乱地接住。

  何翰说:“忍哥你没打这个针啊?”

  江忍挺直接:“打了。”

  何翰说:“那你还去打一次有什么用啊?”

  这回倒是贺俊明第一个反应过来:“几所学校都要去打,忍哥想去碰碰看他的小宝贝去不去。”

  江忍笑道:“滚。”

  但也没否认。

  两所学校虽然挨得近,但是平时想要见孟听一面挺不容易的。他们这群人不止在利才出名,七中认识他们的也不少。孟听一放学就跟着赵暖橙坐公交回家了,她在学生堆里,江忍想和她说说话都很难。

  周六一大早七中的学生就来了,关小叶和付文飞连忙让大家排好队。

  孟听一眼望过去,乌压压的全是学生,周末大家都没穿校服,一时还真分不清谁是哪所学校的。

  樊惠茵忘了叮嘱他们早点去,结果慢吞吞集完合现在得排在人家后面。看这架势,估计要排很久了。

  果然学生们人群排起长龙,可能一直等到中午医生下班了也不会轮到他们。

  学生们只好叽叽喳喳聊起天来。

  江忍来的时候,他们班同学认出他了,利才的来得早,他过来班上排着队的都给他让路。

  那年江忍很特别,他有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场,带着几分懒散,却又令人瞩目生畏。

  他没也过去,站人群外面找人。

  然后看见他们班一个女生裸露着肩膀、捂着棉签哭着出来了。

  那女生哭得伤心,她朋友脸上也愤愤:“什么护士啊,扎个针都扎不好,扎了三次还凶巴巴的,血都止不住。好了别哭了,我记住她名字了,我们去投诉她。”

  惹得人群都看过去,心中带上几分不安。祈祷自己遇上一个经验丰富点的护士。

  冬天打针和夏天不同,夏天只需要撩开袖子,冬天却需要把外套脱了,然后把毛衣从肩膀往下拉。

  人群排了好几条长龙,江忍目光越过人群,看见了排在队尾的一班学生,孟听站在他们中间,和赵暖橙在说话。

  她却不知道很多人在看她。

  她生得漂亮,又青春朝气。

  因为今天周末,她罕见地没有扎起头发,黑色长发披下来,有种别样的美丽。不知道赵暖橙说了什么,她们俩都笑起来。

  她笑得很甜,大眼睛微弯,似有星光。

  他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打了个电话。

  张依依接到电话的时候脸色都白了,那头少年语调懒洋洋的:“还记得我之前说了什么吗?”

  张依依连忙说记得。

  “现在去道歉,把她喊到医院走廊那边。”

  张依依不敢拒绝,挂了电话就和几个女生找孟听去了。

  她走到一班同学那边的时候,都看了过来。

  张依依染了棕色头发,带着耳环,一看就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孟听回头,想起了她们是谁。

  那天在职高推了她踩碎她眼镜的利才学生,貌似和舒兰有仇。

  张依依涨红了脸:“孟听同学,那天对不起,你能接受我们的道歉吗?”

  孟听有些意外。

  那几个女生纷纷点头,张依依说:“是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孟听皱眉,没有说话。

  张依依急得不行,她脸色很白:“我们几个已经被学校处分了,还有眼镜的钱,我们也会还给你。”

  孟听也不需要那副眼镜了,她摇摇头:“不用了。”她不想和她们多纠缠,点点头算是原谅她们了。毕竟学校处分挺严重的,她们犯了错得到处罚,让她一时间觉得不真实。

  这几个女生那天打舒兰的时候看得出也不好惹,怎么会突然来道歉?

  张依依小声说:“一定要的,你和我去一趟走廊那边吧,我把钱给你。”

  孟听抬眸,她猜到了什么:“我不去,眼镜钱我不要了。”

  张依依左右为难,手机却响了。

  她接通以后,嗯了两声,把手机给了孟听。

  那头江忍笑道:“孟听,让你过来就过来,怕我害你啊?”

  孟听看了眼好奇的赵暖橙,小声道:“我在排队,不过来。”

  江忍说:“那我过来找你。”

  孟听心头一紧,她抬眸,似有所感,江忍在人群外看着她,似乎真的要抬步走过来。

  她别无选择:“我过来。”

  他笑了。

  张依依把她带到医院走廊,这里人很少,和外面的热闹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几个不良女生急急忙忙给她鞠躬道歉,在孟听错愕的眼神中,张依依把眼镜的钱塞到她手里就跑了。

  然后孟听抬眸就看到了江忍。

  她握紧手中的钱,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道歉,她只能轻声道:“谢谢你。”

  江忍说:“大恩不言谢,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成不?”

  孟听简直怕了他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掉头就想走。

  江忍笑了,他手一撑,把她退路堵了:“你怕什么。”

  孟听抬眼就是他的胸膛,她后退了两步,终于忍不住道:“你烦不烦呀江忍?”

  他弯了弯唇:“我已经很克制了,真没想害你,她们说新护士打针不好,我怕你疼。”

  “我要回去。”

  “打完针就让你回去。”他沉默了下,“你打完,我不纠缠你成不成?”

  她抬眼,小声道:“真的吗?”

  他心中暗骂了一句,嗯了声。

  孟听最后跟着他来到了护士长的医疗室。

  护士长是个中年和善的女人,也不问废话,她知道江忍是谁。院长都会给面子的少年。

  护士长笑道:“小同学,把手臂露出来。”

  她犹豫了下,看向江忍。

  江忍挑眉:“怎么着,又想搞什么?”

  她脸蛋都红了:“你可以不看吗?”

  “你以为老子想看啊?”

  护士长乐不可支,咳了两声。

  孟听认真说:“你看着我不自在。”

  江忍手插兜里,脸别过去,算是应了她的要求,不耐烦对护士长道:“快打啊,我赶时间。”

  护士长心想这江少蛮暴躁啊,她温声让孟听把外套脱了。

  孟听脱了外套,因为要露出手臂,得把毛衣从肩膀拉下去。

  她露出来的皮肤白,很乖地按照指示露出了半个肩膀。

  护士长弹了弹针头,抬起眼睛。

  少女肩膀白皙纤弱,锁骨很漂亮,她茶色的眼睛带着不安看过来时,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护士长忍不住柔声道:“别紧张同学,闭上眼不要看。”

  孟听点点头,听护士长的话闭上眼睛。

  她长睫轻颤,护士长下意识抬起眸,看见了少年漆黑的眼。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遵守承诺,转过头来,目光落在……

  孟听白皙的肩膀上。

  护士长再看这小姑娘,她一无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