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十五章 泾河死鳞

第十五章 泾河死鳞

 热门推荐:
  “小郎,原来你姓陈啊。”

  崔姑娘看了一眼老庙祝,又看了看脸色阴晴不定的陈酒,

  “你和这间庙……”

  “我暂住在这里,受何爷……照顾。”

  “这么巧啊?”

  “是啊,可太巧了不是。”

  语罢,陈酒抬脚迈过门槛,从何渭手里取过扫帚,像往常一样自然而然接替了打扫。

  “这位姑娘……”

  何渭笑眯眯看向崔毓,脸上菊花般的笑容越发灿烂。

  “小女子姓崔名毓,城外崔家庄人氏。此次拜访贵庙,是为了替我家的祖辈还愿,送还这尊从渭河中打捞上来的龙王木雕。”

  崔姑娘嘴上与何渭讲着话,小鹿般莹润的眼眸却时不时就瞟一眼陈酒,

  “路上遇了拦路的妖邪,多亏陈小郎搭救,才幸免于难。”

  “妖邪?”何渭一怔。

  “就是条凶猛大鱼而已。”陈酒扶着扫帚,笑呵呵提醒,“何爷,人家可是得了梦中神人启示,特意过来还愿的。”

  “哦,对,还愿。”

  何渭用衣角擦了擦皱巴巴的双手,从崔毓手里接过龙王木雕,

  “既然是替祖辈而来,那就请崔姑娘在龙王座前上柱香,默念此中缘由。”

  “好……”

  崔毓话音一顿,脸色为难。

  但见那神坛之上,哪里有什么龙王,只有一尊坍塌了大半的泥塑,只剩腰部以下还算完好,但也油漆剥落,斑斑驳驳,满是岁月冲刷的痕迹,根本看不出是哪位神仙。

  “神像都成这般模样了,小女子的话,龙王爷听得着么?”

  “渭河龙王是一等一的仙家,神通广大,岂会拘于泥塑木雕?”何渭捋了捋花白胡子,“崔姑娘尽管述说便是,肯定听得着。”

  崔毓依言照做,上前点香。

  期间,何谓用下巴比了比崔毓的窈窕背影,朝陈酒不停挤眉弄眼,褶皱老脸搓成一团,陈酒却只顾低头扫灰尘,权当看不见。

  “渭河龙王眷顾我崔家,眼见庙宇破落至此,小女子心中不忍。”

  上完香,崔毓开了口,

  “崔家虽不是什么豪族贵胄,却也算薄有资产,等我回去,便请阿爷出人出钱,修缮庙宇,为龙王爷重塑金身。”

  “好姑娘,好姑娘。”

  何渭笑容更盛,

  “锅里头正炖着熊肉,崔姑娘要不要留下来用个便饭,尝尝老朽我的手艺……”

  “崔姑娘,你带钱了吧?”陈酒突然出言,打断了何渭。

  “带了的。”

  “崔姑娘独自离家,家中父母想必担心得很。天色还不算晚,去西市租辆马车,日落前便能出城归家,也好及时向你阿爷复命。”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陈酒垂着眼眸,

  “崔姑娘,速回吧。”

  “其实,也没那么急切……”

  “崔姑娘,”

  陈酒一字一顿,“回去吧。”

  “……”

  对上陈酒坚定而疏离的目光,崔毓神色一黯,贝齿轻咬红唇,施了个万福,便匆匆离去,曼妙身影消失在庙门。

  “你小子脑袋坏掉了么?”

  何渭顿足捶胸,

  “人家大户小姐,分明钟意于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如此冷漠对待人家,就你这榆木脑袋,怕是得打一辈子光棍……”

  “何爷,还玩呐?”

  扫帚一丢,陈酒抬起头来,眉毛拧得发抖,脸色憋得涨红,语调阴阳怪气:

  “梦中神人!!!”

  空气如凝。

  木柴噼啪作响,大锅咕噜翻涌。

  何渭笑容缓缓收敛,凝望了陈酒片刻,终于开了口。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火候到了。”

  ……

  厚实的肉块在热气中翻滚,被炖得软烂,汤汁浓稠乳白,香气四溢。

  “来。”

  何渭舀出一大碗,递了过去。

  陈酒接过碗,垂首盯着里头的肉块,“何爷,要是我没猜错,这也不是猎户送的熊肉吧?”

  “是熊肉,但没有什么猎户。”

  何渭轻轻吹着汤面,

  “昨天有个八百岁的熊瞎子,有眼无珠,上门来找麻烦,我就顺手下了锅。”

  八百年……

  陈酒心一沉,脸上不动声色。

  “你似乎不是很惊讶。”何渭笑着问。

  “何渭,渭河,其实之前我见龙王像,就犯了嘀咕,只是这事太离奇,没敢轻下定论。”

  陈酒面露苦笑,

  “长安城里有大小几百间庙,绝大多数都是不甚灵验的,我怎么就偏偏一脚踏进了有真神仙的这一间呢?”

  “是啊。”

  何渭点点头,

  “老朽我也搞不懂,长安城里几百间庙,怎么偏偏就是我这间无人问津的小破庙,住进来了个青要山的阳身阴官呢?”

  青要山……阳身阴官……

  陈酒面不改色,心中却悄悄松了口气。

  所谓阴官,是加持【神武罗眷顾】带来的附属身份,陈酒这辈子青要山没去过,山神庙也没拜过,自知是个冒牌假货,但何渭看样子却打了眼,把他当成了真货色。

  这么看来,陈酒目前身上最大的秘密——苦舟摆渡人这一层,应该还没有暴露。当然,不排除这老头子揣着明白装涂糊。

  “陈小子,”

  何渭眼皮松弛耷拉着,

  “青要山远在河南道,你隶属于武罗神麾下,跋山涉水来长安,是为了什么?”

  陈酒反问:

  “长安城里,最近又有什么大事值得武罗娘娘瞩目?”

  “果然是那件事。”何渭了然。

  “对,那件事。”

  陈酒也跟着点头,

  一脸讳莫如深,心中却念头飞转,到底是什么事?

  “武罗山位处荒山野岭,餐风露宿,整日奔波,有甚意思。”何渭却笑了,“良禽择木而栖,我看你小子顺眼得很,不如投靠渭河龙宫,我举荐你做个丞相。”

  龙宫……丞相……

  骂人是吧?

  陈酒脸一黑,却敏锐抓住了个关键词:

  “举荐?”

  “当然是举荐,我的资格也只够举荐。你不会把我当龙王爷了吧?”

  何渭失笑,

  “渭河龙王掌管一河之风雨波浪,往来船舟,百类水民,怎会屈尊蜗居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庙里?天上天下哪儿有这么清闲的神职啊?”

  “那,何爷你是……”

  “一个平平无奇的留守庙祝,活了很久,平常无聊得紧,便找点儿乐子。”

  “暗中引导我去对付真真和秦大,也是您老人家找的乐子咯?”陈酒皮笑肉不笑。

  “什么话!”

  何渭眼一瞪,

  “我瞧你是个榆木疙瘩,好心好意帮你做媒,谁知你好生挑剔,会心疼人的烂漫精怪你不肯要,性子可人的富家小姐你也看不上,莫非要我去把唐宫里的坤道给你绑来?”

  陈酒眼角抽了抽,心里头暗骂了一声“不正经的糟老头儿”。

  “好了,不与你戏言。”

  何渭捂嘴咳了咳,“秦大肚子里的鳞片,拿出来吧。”

  “什么鳞片?”陈酒一脸茫然。

  “臭小子。”

  何渭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

  “放心吧,不贪你的东西。那种秽物,还不值得我丢掉这张有年头的老脸皮。”

  陈酒稍一迟疑,便当着何渭的面,从个人空间中取出了【泾河龙王死鳞】,交到对方手里。

  何渭用干枯指头摩挲着边缘锋利的紫黑鳞片,默然不语。

  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

  “这片鳞的渊源,得从太宗年间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