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十章 三妒津

第十章 三妒津

 热门推荐:
  小庙破落,灰头土脸。

  陈酒推开破破烂烂的庙门,刚一踏进屋内,就抽了抽鼻子。

  “什么味儿?好香。”

  “呦,居然回来了。”

  何渭扭头一看,嗓带痰音,

  “早上一睁眼就不见你小子的人,还以为是你嫌弃我这破庙,不告而别。”

  “趁着朝霞紫气,逛了几圈,顺便去西市吃了朝食。”

  陈酒将手里的木头食盒放在何渭身前,

  “西市阿罗约胡食店的骆驼奶水,听说能补气,适合老人,就买了些。”

  “毛头小子不知持家,居然去西市吃朝食,还买了这东西,得花多少钱啊。”

  何渭满脸心疼,

  “等以后到了耐不住的年纪,没家底娶婆娘,有你后悔的。”

  “婆娘碍事,不娶,不娶。”

  陈酒摇摇头,却是想到了真真和兆颜一家子,一时间有些唏嘘。

  “不娶?那是你不懂。”

  何渭哈哈一笑,扭过头,继续伺候火坑。

  陈酒看着架在火坑上的木盖大锅,闻着那股子四溢而出的香气,眉头一挑:

  “这是什么?”

  “熊肉。”

  “熊?”陈酒表情古怪,“这里是长安城,你从哪儿找来的野兽?”

  “嘿,可不是我找的,是这熊瞎子真瞎,自己送上门的。”何渭往坑里添了根木头。

  “难不成是有熊自己敲门,主动送来肉食?”

  陈酒想到了“外卖”这个词,哑然失笑,

  “若真是这样,长安哪里还是天子皇城,岂不是成了魍魉野怪肆意横行的妖都?”

  “玩笑话,莫当真。”

  何渭摆了摆手,

  “是个早年间救助过的猎户,进京卖野物,顺路给我捎了些熊肉。”

  “原来如此。来,我瞧瞧。”

  陈酒探出手去拿锅盖,指头还没落在裹着毛巾的木柄上,就被何渭一巴掌拍了回去。

  “莫动!说起食用野味,老朽可比孟浪后生明白多了。这熊瞎子啊,细加烹饪,方能成就美食。五脏六腑凝结野气,须得油煎;粗壮熊骨致密坚实,须得长熬;熊肉熊掌又嫩又弹,须得细煮。庙里头就咱爷俩,今天只弄一锅。”

  何渭给陈酒让开位置,

  “我去干会儿活,你盯着火候。”

  “好说。”

  陈酒接过了位子,从堆垒成一叠的木柴中抽出一根,拨弄着火坑。

  竹纸折叠的格拉声响起,何渭坐在一旁,开始着手制作莲花灯。

  上元节将近,届时,满城百姓都会在城内的河渠中放置花灯,顺流而下,用来凭吊逝去亲人,求安康,祈福泽。

  单凭一个小破庙的香火钱,何渭是维持不了基本生活的,平日里就顺应时节,做些手工来补贴。

  老庙祝脑子活泛,常在自家货品上头用便宜墨水绘些简单的字句图画,大多是诗句、瑞兽之类,生意还算不错。

  陈酒拨弄着火焰,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花灯,也觉得挺新鲜的。

  玄鸟……

  龙鱼……

  恒河沙愿,广度人间……哦,好像是《地藏本愿经》……

  道士……

  嗯,道士?

  “何爷,你画道士做什么?卖不出去吧。”

  “觉得有趣,顺手就画上了。”

  何渭捂住嘴轻轻咳了咳,“卖不掉,大不了自己放呗,顺着河一路漂啊漂,漂去冥府,这灯就算尽了使命。”

  “唔,这样啊。”

  陈酒眯了眯眼睛,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柴火偶尔发出噼啪声,和竹纸折叠、浓汤沸腾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很是烟火气。

  “快煮好咯。”

  过了段时间,何渭放下工具,揉了揉佝偻疏松的腰杆,嘎嘣嘎嘣的酥响,

  “开锅前的火候最紧要,我亲手来弄。”

  陈酒往旁边挪了挪屁股,顺手掏出不良簿,借着空当开始翻看。

  刚翻了几页,何渭掀开锅盖,一股裹挟着浓郁香气的腾腾热雾四下溢开,迎面扑向了脸颊。

  陈酒本能向后一仰,手掌稍稍抖了抖,一页纸张脱离了不良簿,向火坑里飘去。

  “糟了……”

  陈酒目光一紧,探手就去抓,那张纸却先一步落在了一只布满皱纹的枯槁巴掌里。

  “你就算不是读书人,也得爱惜文字啊。”

  何渭吹着被火舌舔痛的手背,白了眼陈酒,将纸张递过去,同时顺目一瞥,突然轻咦一声,

  “三妒津?”

  陈酒接过纸页,费力认读:

  “城外有渡口,名三妒津。凡容貌俊秀者、身怀功名者、孝亲敬长者,渡河将半,便风波大作,倾覆渡船。死十数人,左近不敢往,立碑以禁之。阎帅数去,因其父母早亡,向无功名,相貌(划掉),皆无功而返。”

  “你这哪儿寻的志怪册子?记载没头没尾,太过简陋。实际上啊,这三妒津,另有一段往事。”

  “……”

  陈酒等了一会儿,何渭却没有像昨天一样继续说下去,只是不停叹气怅然。

  “何爷?”

  “年纪大了,没人照顾,连碗都端不稳,好惨呐。”何渭摇头晃脑。

  陈酒嘴角抽了抽,立即从锅里舀出满满一碗,几块好肉堆在上头,递到何渭手里。

  何渭吹了口热气,抿一小口,咂巴咂巴嘴,

  “想听?”

  “很想。”

  陈酒点头。

  “唉,陈年旧事,本不愿再提,谁让你恳求呢。”

  何渭看样也已经按捺不住,装模作样摇了摇头,便打开了话匣子。

  “五十年前,额,也好像是四十年前,三妒津还不叫三妒津,只是个寻常渡口。”

  “那时,渡口边上住着一户艄公,是个勤恳人,也是个老实人,数年往来摆渡,童叟无欺,攒下了一份好口碑,也攒下了一份小家业。凭着摆渡来的钱,置办了几亩薄田,日子倒也还过得去。”

  “但老实人容易挨欺负,不是被人欺负,就是被老天欺负。艄公的第一个儿子秦大……”

  顿了顿,

  “是个丑人。”

  “啊?”陈酒一时没太听明白。

  “不是一般的丑。”

  何渭吸溜了口汤汁,抹抹嘴巴,

  “寻常的丑相,嘴歪,眼斜,缺耳,塌鼻,断眉,占一个便是不幸,秦大却占了四个,面目骇人非常,邻里间甚至流言,说这是艄公上辈子犯了孽,报应到子嗣上。”

  “但艄公没有嫌弃这个儿子,甚至卖田供他上了私塾。”

  “艄公爱子,秦大倒也有些头脑,学得不错。只可惜大唐选官注重官容,读书对于秦大而言是一条死路,艄公却言,此举不为做官,只为让孩子明事理,知是非。”

  “秦大年长几岁,终于明白自己做的是无用功,便开始冒犯塾师,撕书毁卷。他把才智用在诡辩上,塾师也无可奈何。”

  “艄公欲管教,可每次一要责打,秦大便开始撒泼,说艄公前世造孽,报应却落在了他身上,终究无济于事。”

  “等一下。”

  陈酒举手打断,

  “前世报应的言论,何来的?”

  “讲究因果轮回的,还有哪一家?”何渭反问,“我要是没记错,那时应该是武周朝,武周奉什么啊?”

  “懂了。”

  陈酒点点头,“何爷请继续。”

  “许是天不绝人,艄公又生了一个儿子,就是秦二。这秦二和其兄全然不同,五官端正俊朗,而且文气更胜一筹。塾师也赞他前途大好,颇有官相。”

  “两子差距如此大,艄公难免有所偏爱。也没让秦大罢学,只是不再管教大儿子,将大半心思都放在了小儿子身上。”

  “转眼间,秦二郎二十四岁,已是小有名气的贤才;秦大近三十,也做得一手尚可的诗书文章,但有‘贤才’在,谁看得着‘尚可’啊?”

  “秦家二子同时倾心邻户的女儿,良才和朽木摆在面前,如何选择,一目了然。邻户女儿开始与秦二私会,而秦大……”

  何渭抿了抿嘴,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日秦大提早回家,隔窗听阿爷与塾师对话,原来是艄公年事已高,打算将渡船交托给秦大,秦二则会在塾师的举荐下入长安城进学,准备科举。”(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何渭眼皮一抬,突然盯住陈酒,

  “阿弟才运亨达,做官有望,自己却要当个风里来雨里去的艄公,靠贱业维生。若你是秦大,你会如何做啊?”

  “离家便是。”

  陈酒干脆回答,“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何渭一怔,半晌,叹气,

  “好气魄,好洒脱。若是秦大当时有你这股子洒脱的劲头,或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惨事了。”

  “惨事?”陈酒给了个台阶。

  “那秦大妒火攻心,妒颜,妒才,妒阿爷另待,竟趁秦二和邻户女儿在河边私会,先用石头重击,又将他们推入河流,回去同人讲,二人私奔而逃,不知去向。”

  “艄公平白没了好儿子,本就积劳成疾的身子骨,再也撑不下去,就此一病不起。”

  “许是心神煎熬,艄公当真信了那浮屠因果之说,要将全副身家都捐给寺院,只留给秦大一条渡舟。”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秦大一不做二不休,用棉被将病榻上的艄公活生生闷死,对外只报了个病亡。”

  “呵呵,”

  何渭扯了扯唇角,

  “若非秦二和邻家女儿的尸骨被下游渔民捞出,恐怕就真让这秦大瞒天过海了。毕竟,就连野兽也不食血亲,杀父杀弟,嫉贤妒能,谋夺家产,这哪是人之行径?”

  “秦大的罪事尽数败露,被官府缉拿,仓皇间行船逃上河面,指天骂地,随后跳河自尽。”

  “也不知秦大怀揣什么奇异,片刻之后,河上骤起狂风大浪,从此便有了三妒津。”

  “此后,凡是容貌俊俏之人,无论男女,渡河便被风浪击翻;

  凡真才实学之人,无论少长,都镇不住脚下船舟;

  凡孝顺之人,陪长辈渡河,便听阴声询问,保自己还是保长辈,最终只能活下一条性命。”

  “长此以往,三妒津成了城外有名的邪渡。”

  何渭举碗将汤水喝完,长舒一口带肉香的热气,

  “陈酒,老朽讲得口干舌燥,这个故事,你听得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