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九章 巡游,摄柳

第九章 巡游,摄柳

 热门推荐:
  “【神眷】【拘灵】获得进阶!”

  陈酒眼前一阵模糊,似乎看到了草木葱郁的连绵大山,看到了山脉间龙蛇撑托的青铜宫殿群,看到青天之下山阿之上,一个面容姣好、浑身却布满狰狞豹纹的细腰女子,耳上环珮叮叮当当,清越作响。

  武罗神?

  女子扭过头,温柔一笑,白齿如玉。

  画面如镜子般碎开。

  【神眷(进阶)】:基础素质全方面增幅,促进伤口愈合。增加附属技能【巡游】。

  【巡游】:主动技能,移动速度与反应速度大幅提高。

  【拘灵(进阶)·摄柳】:

  主动技能,略微消耗精神,将魂魄损伤附着在攻击上,对阴物类、精怪类的目标效果显著。新增主动效果“摄柳”,在一定范围之内,可以将单一目标吸附到摆渡人面前五尺距离。

  注:以上效果/技能根据加持契合度判定。

  基础素质全面增幅,【雄库鲁血酬】中的【神俊】也有同样的效果,没什么花里胡哨的。至于这个伤口愈合……

  陈酒翻手取出恒纲丸,对着小指轻轻一割。

  鲜血溢出。

  过了四五秒钟,伤口便愈合如初,仅留下淡淡的白痕。

  “真不错啊。”

  陈酒活动了两下指头,抬头望着半空中飞过的几只麻雀,突然朝当中一只探手张开五指,同时,身形刹那间一个纵跃。

  下一刻,毛球般的麻雀被陈酒抓在掌中,棕灰翼羽从指间漏出。

  【巡游】加【摄柳】!

  陈酒摊开巴掌一抬,受惊的小鸟刚扑楞着小翅膀平飞出几米开外,陈酒膝盖微屈,轻纵而上,鞋底将屋顶瓦片踩得哗啦作响,轻而易举就将麻雀重新捏回了手里。

  麻雀:“……”

  “不折腾你了。”

  陈酒抚了抚麻雀的小脑袋,喂了它几粒给鸽子准备的胡饼碎屑,便将麻雀放归天空。

  单论速度增幅,【巡游】其实比起【飒沓】还是差了一筹,但胜在可以持续。

  【摄柳】能将目标吸附到身前五尺上,恰好适应了凤图刀的长度,这算是……武罗大神对麾下属官的额外照顾?

  可我分明是个冒牌货色……

  “等回归了本土世界,去一趟青要山的武罗庙上柱香吧。”

  陈酒吐出一口气。

  总而言之,这一夜虽然没有收集到第一个任务所需的东西,但仍称得上收获颇丰。真真并不是难对付的精怪,判案过程也没有太多波澜,但陈酒依然得到了远超意料的收益。

  青要山,宜女子。

  神武罗,司阴罚鬼判。

  看来,在提升契合度方面,“适合”有时候似乎比“难度”更加重要一些。

  咚咚咚咚咚!

  开门鼓遥遥回响,吵醒了整座长安城。

  沉睡的坊市逐渐苏醒,店铺支起门窗,官邸抬出轿子,马车车轮轧过湿漉漉的地面,小贩扛着扁担开始沿街叫卖,襦裙妇人们挎着满篮的衣物往井口河边汇去,一派生机盎然。

  陈酒召回鸽子,跃下屋顶,再也不看一眼硝烟笼罩中的景寺,往西市行去。

  ……

  沉雷般的开门鼓盘旋在昌明坊上空,却惊不醒郁积在废屋破宅中的贫病。依旧死气沉沉,依旧是浓稠的腐烂气味儿。

  坊西北,乞儿铺角落。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阴暗一片。

  “你就是贾十八?”

  一身道袍的长须道人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乞丐,山羊胡子,满脸溃疮,稍一做表情,就有脓水从溃烂的皮肤中渗泌。

  “是你,应了我在守捉亭发布的寻人秘贴?”

  “正是小人。”

  乞丐点头哈腰,眼光却不停瞥向道人身侧。

  那里席地坐着个穿短褐的肥壮大汉,庞大的身躯将布褐高高撑起,坐下竟是和道人一般高,裸露的臂膀和脸庞上生满棕黑毛发,几乎看不清五官。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此刻,壮汉正捧着一个陶罐,低头不停舔舐,满脸陶醉。

  “莫要胡乱张望。”

  道人皱了皱眉,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么?”

  “确定,当然确定。”

  贾十八收回目光,取出一卷宣纸,展开,那上头的人像画剑眉星目,薄唇如刻,细致到了极点,几乎和陈酒一般无二。

  “小人在城西破庙门口看到的正是这人,瞧得真真的。”

  “负长刀,黑底红纹袍?”

  “唔……没瞧见兵器,是白袍。”

  “发极短,像还俗和尚?”

  “额……这个小人也没看见,那人戴了幞头,蛮宽大的,把头发全遮住了。”

  “幞头……”

  道人稍作沉吟,又问:“庙里还有别人么?”

  “就一个糟老头儿,半截身子埋在土里,未必撑得过这个正月。”

  “办得不错,”道人颔首,“赏你的。”

  语罢,他丢给乞丐几枚银锭。

  乞丐大喜过望,接过银子挨个咬了咬,瞧着清晰的牙印子,烂脸上乐开了花。

  “谢道爷赏,谢道爷赏。”

  “少废话,快滚吧。”

  “道爷恕罪,小人滚不得。”

  顿了顿,

  “您这几两银子,是寻人贴上标的价钱,但小人生怕耽搁了您的大事,当即联系了守捉亭,打通关塞加急通传,却也是放了血的。守捉郎那帮杀才胃口大,您也不能让小人白白出钱不是?”

  乞丐眼神贪婪,

  “您啊,还得补上三两。”

  “狗奴才贪得无厌,”道人眼睛一眯,“难不成你想勒索道爷?”

  “道爷说话好生难听,买卖的事,怎么能叫勒索呢?”乞丐挺直腰杆,“您不肯给的话,小人只好得罪了。”

  拍了拍手掌,拐角处转出几个褴褛乞丐,手里举着片刀木耙。

  “我城南一霸贾十八,买卖一向公道,但若别人不肯跟我讲公道,我便自己取公道。”

  乞丐探出手掌,

  “道爷,加赏吧。不然我这帮义气兄弟,可看不惯我受欺负。”

  道人盯了乞丐片刻,嘴角一咧,

  “行,赏。”

  一挥道袍袖子,又是三枚沉甸甸的银锭。乞丐急忙接住,脸上脓水笑得直往外冒。

  他却依然不肯走,望向了舔罐子的壮汉,“这位壮士,罐中何物,如此爽口啊?”

  壮汉动作一顿,缓缓仰起头,肥厚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残渣。

  “自己尝尝便是。”

  一边说,一边把罐子举了过去。

  贾十八探头一看,罐底只剩一层模糊血肉,被捣得稀烂。

  “肉糜?什么肉?”

  壮汉挠了挠头,表情憨憨痴痴的,

  “人肉。”

  “哦,人肉啊,怪不得如此……人肉?!”

  贾十八眼睛一瞪,几步退开。

  他用阴沉的目光扫了一下道人和壮汉,嘟囔了一声“疯子”,抱着满怀银子,便要带人离开。

  “留步。”道人却出了声。

  “道爷还有何事?”

  “不再瞧瞧你的银子么?”道人笑眯眯的,“骤得富贵,可得小心看护好。”

  几乎在同一时间,乞丐怀中突然发痒,像是有东西蠕动着。低头一看,怀里分明是好几只大灰耗子,其中几只背上还带着牙印!

  劲风扑面而至,乞丐一抬头,正对上一张毛茸茸的肥圆脸庞。

  “肉不够了。”

  ……

  “肉不够啊。”

  道人和壮汉一同行出角落,壮汉抚着肚子,一脸沮丧之色。

  “熊爷腹中饥饿,何不吃了那几个乞人?”

  “本想吃了来着,但实在下不去嘴。又烂,又臭,又病,太脏了。”

  壮汉摇摇头,

  “庙里不是有武人和老头么?再忍一会儿,用他们解馋呗。”

  “熊爷莫要轻敌。”道人脸色一正,“凡俗老头自不必多说,但那个用刀的武人技艺精绝,又身怀奇术法器……”

  “我活了八百年,也吃了八百年的人,杀人无算的将军,悍不畏死的兵卒,自恃武力的镖师,什么样的武人没见过,没吃过?”

  熊爷冷哼一声,

  “你这混账话,分明是在看轻我熊天霸!”

  “岂敢,岂敢。”

  道人急忙作揖,“是小道胡言乱语,还请熊爷大展神威,助我夺回奇宝瑞龙脑。”

  “甚么瑞龙脑,对我全无用,我只要那武人的所有法器和一身筋骨皮肉,别的由你捡去便是。”

  熊爷瞥了眼道士,

  “之前说好的酬谢,五个初生婴孩,五个细嫩妇人,可别忘了啊。”

  “谢礼已经备好,只待熊爷享用。”

  “懂事,怪不得能在这长安城里混得开。”

  熊爷点点头,

  “说起这食人,我可太有经验了……”

  边走边说。

  老庙遥遥在望。

  “这是我在交手中,从那武人身上摄来的一抹气息。”道人举手,掌心盘绕着一旋气团,“请熊爷做个验证。”

  熊爷那只朝天鼻抽了抽,又冲着小破庙的方向闻了闻。

  “没错,是这儿。”

  “有熊爷在,那可恨贼人必死无疑。”道人满脸冷笑一指庙门,“请熊爷先行一步,容小道在外头准备几张符咒。”

  “呵呵。”

  熊爷撇了撇嘴,刚走到门前,庙门突然打开,露出一张满是老人斑的褶皱脸庞。

  何渭一怔:

  “这位壮士,可是来上香?”

  “庙里有锅么?”那壮汉答非所问。

  “锅……自然是有的。”

  “省事了。”

  熊爷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身躯突然涨大一圈,人皮外壳如同盛开的莲花一般被撑碎开来,里头竟跳出了一头毛发坚硬如针的粗壮熊瞎子,那双血红熊眼里满溢凶光。

  血盆大口刮着腥风,朝何渭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