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十七章 北安里俱乐部

第十七章 北安里俱乐部

 热门推荐:
  日上三竿。

  刚起床的陈酒正在擦脸,屋门突然被拍响。他把毛巾往水盆里“啪嗒”一甩,脸上挂着水滴,上前打开屋门。

  “老薛?刘经理?”

  “今天有时间么?”薛征拄着拐杖站在外面。

  “没安排。”

  身上带伤,魂魄受损,总得疗养两三日。

  “那就同我去一趟北安里俱乐部。”薛征用眼神示意,身旁的刘经理递上一个纸袋子,里面是一套西装和皮鞋。

  “好说。”

  陈酒接过衣服去换,薛征进屋随便找了个小板凳坐下等候,抬眼四下打量,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不打算换个地方住么?贫民窟太简陋,低调过头会显得做作。”

  “不换了,”

  陈酒摇摇头,

  “倒不是为了低调,我在这里住得舒坦,仅此而已。”

  趁着一阵闲聊的功夫,陈酒换好了西装。挺括的装束勾勒出匀称的身材,胸前缀着一枚精致的银质胸针。

  崭新衣服穿在身上不太习惯,陈酒一时间有些恍惚。自己上一次穿西装,是什么时候来着?穿越之前的学生会竞选?高中毕业照片?

  “上车吧。”

  院门口停着三辆汽车,三个人上了中间那辆。汽车驶去,一路开出十庄渡。

  薛征靠在后座椅背上,语气随意开口说:

  “昨天夜里,城西发生了一场命案。虹日道馆六个浪人、一个翻译被杀,尸体遭到二次毁伤,难以判断凶器。日租界方面震怒,要求立刻严查凶手,务必将其绳之以法。”

  “大新闻啊。”陈酒不动声色。

  “凶手……”

  薛征看了陈酒一眼,

  “已经抓到了。”

  陈酒低头玩着手指,闻言动作微微僵了一下,沉默不语。

  “凶手是附近赌馆的赌客,原本是个地主,把家里的祖业田产都输了出去,还欠下四百大洋,所以才铤而走险,劫财害命。”

  薛征继续说,

  “他是自首的,原本打算移交给日租界,但今早却畏罪自缢在了牢里,只好作罢。”

  “一个烂赌鬼,有什么本事杀掉六个训练有素的佩刀浪人?”陈酒终于开了口,“只怕是拿了买命钱,给人顶锅。”

  “这对他未必不是好事。”

  薛征缓缓说,

  “用自己卖命的钱把赌债口子补上,至少没有牵连家里人。总好过押妻抵妾,卖儿鬻女,那就彻底毁了一个家庭。”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嗤——!

  开车的刘经理一扭方向盘,伴随着刺耳的轮胎打滑声音,汽车拐上通往法租界的主街。

  “陈酒,”

  薛征摩挲着手杖,

  “昨天下午,你在鼓楼市和这些浪人起了冲突,我是知道的。尸体上的是长刀伤痕,我也贿赂法医做了处理。你跟我漏个底,到底是不是你?如果不是,就当我白花了这几百枚大洋。”

  “老薛,你知道苗刀的渊源么?”陈酒答非所问。

  “嗯?”薛征微微一怔。

  “武术界一般公认,苗刀双手刀法的早期雏形,取自于明朝戚继光的《辛酉刀法》。戚将军一生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绩,平镇东南,北御鞑靼,但流传最广、人尽皆知的功业,却只有一个。”

  陈酒扭过脸来,似笑非笑,

  “杀倭。”

  “好一个杀倭!”

  薛征拍掌大笑,快意无比,“看来,我这钱花得太值了。”

  他盯着陈酒,目光灼灼,

  “陈酒,你这副骨头,这身本事,小小武行容不下你,埋没了,太可惜。男儿志在家国天下,想不想给自己找面旗?”

  “旗?”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老薛,”陈酒叹了口气,开口拒绝,“我是个武人,也只是个武人罢了。况且……”

  “况且?”

  “没什么。”

  陈酒摇摇头,别过脸去,望向车窗。

  况且,以后会有更好的旗帜。

  汽车在北安里俱乐部外停下。陈酒下车,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孟莎风格屋顶的法式建筑,高大如城堡,外饰奢华。

  俱乐部门口有露天咖啡座,未至中午,坐着七八个白俄男人,是十月革名之后逃亡来中国的落难沙俄贵族。他们彼此不说话,挤坐在两张小桌旁,面前各摆着一个茶杯。

  这杯茶,一口都不会喝,喝了会被侍者赶走。如果给其中一人两块银圆,他会塞来一个事先写好的纸条子,上面记着他家住址,家里有他的妻子女儿。

  “带你来北安里,是因为小零今天有演出。她说,你给她看了一台养眼的打擂,她也给你看一回表演。津门姑娘,不欠别人风景。”

  “丁零小姐……”陈酒指了指脸庞。

  “她母亲是白俄人,当初带着她姐姐逃难来津门,改嫁给一个中国富商,之后才有了丁零。”

  “那年头是北洋政府执政,世道比现在更乱,出生之后没两年,父亲在行商路上遇到兵匪,没了,母亲也因病而亡。丁家是传统士绅,不认白俄血统,姐妹俩只得在津门颠沛流离,吃了很多苦。”

  薛征一边走一边解释。

  时间还早,表演厅内只坐了一半人,台上正在表演大腿舞预热,裸露程度惊人,舞者白花花的腿上缀满银梭般的细碎亮片,在灯光下映出晃眼如鱼鳞的闪光。

  她们高频率小步舞蹈,膝盖内侧的肌肉如水中游鱼。

  “我的保镖里也有懂功夫的,虽然不如你,但也小有名气。他跟我说,白俄舞者的舞步,肌肉运用之妙,近乎拳理。”

  薛征抿了一口咖啡,“你怎么看?”

  “所谓武术国粹,无非肌肉、筋络、骨骼的运用,吹得再响的秘传绝学,衣衫一脱便再无秘密。所以武师往往穿宽松长衫,为了守密。”

  陈酒摸了摸下巴,从舞台上移开目光,

  “这种舞蹈步法极活,人随胯转,倒是类似八卦门的趟泥步……”

  话音戛然而止。

  陈酒双眼泛起血色,目光仿佛两柄烧红淬火的利剑,越过薛征的肩头,直直插向了厅门!

  薛征立即回头张望,看到一名穿长衫的老人,在一个中年人的陪同下步入大厅。

  头发黑白相间,保养极佳,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在打盹。

  乍一看上去,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守旧士绅,一袭广袖长衫在满座的西装革履中格外扎眼。

  那张脸,陈酒熟悉无比。

  中州武馆馆主,津门武行十年头牌,中华武士会名誉顾问。

  霍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