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十二章 刀与剑

第十二章 刀与剑

 热门推荐:
  螳螂八仙剑,刚柔相济,灵活潇洒。

  “竖子!”

  凌厉刀风扑面而至,郝城怒竖着两道长眉,额间挤出一个川字。

  他腰马平稳不动不闪,看似轻飘飘的一剑点在苗刀侧脊,顺势递出一记平刺,而陈酒刀路被点偏,只好匆忙收刀拦于身前,剑尖险之又险击中了纹路如鳞的刀面!

  “叮!”

  双方各撤一步。

  第一回合,看似势均力敌的试探交锋。

  陈酒甩了甩酸痛的右手腕,摇头说:

  “你不如云望。”

  郝城闻言却并无愠怒,反而用眼睛牢牢盯着陈酒的右手,面露喜色:

  “你慢了。”

  陈酒没有否认,咧了咧嘴角:

  “打你,够用。”

  “我看未必!”

  郝城暴喝一声,抢先仗剑出击,螳螂七星步虚虚实实戳翘相合,轻灵的八仙剑挽出一个剑花,直取陈酒右半胸膛。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陈酒腰腹旋拧,双腕忍着痛迸发出力劲,长刀舞着半圆拦住剑势,但终究慢了半拍,胸口衣衫撕裂,浮出一道浅浅的伤口。

  “果然。”

  郝城大喜,脚步往己方左侧一滑,一腿如惊雷般踢中陈酒肩膀,却是已经在心中打定了主意,要趁着对手右手不便,步步紧逼。

  砰!

  肩头遭遇重击,陈酒的身形一阵摇晃,险些就站立不住。祸不单行,两抹鲜血又从鼻腔里流下,嘴巴里腥咸一片。

  “啧。”

  座上的薛征看陈酒接连受挫,下意识捏紧了手杖。

  一击得中,郝城不肯给对手半点喘息的机会,左鞋尖在粗砺的沙土上微微一拧,左步前落,剑刃如虹上挑,目标正是陈酒的喉间脉管。

  螳螂八仙剑·仙人撩衣

  陈酒胸前的鲜血大片洇开,鼻血横流,却面不改色,他挥出一刀击中八仙剑中脊,同时双脚交错,眨眼间便绕行到了郝城空当大开的背面,却是用单手强撑着用出抹刀式,长刀朝着对方的后脑狠狠劈下!

  刀如惊鸿!

  金属交击,碰撞声清越泠泠。

  刀锋临头的前一刹那,郝城握剑的五指用劲,长剑在掌心里打了个旋,向背后横插而去,一招最基础的苏秦负剑,便将陈酒的杀招化为乌有。

  如果陈酒双手完好,这一刀足以压着长剑斩开头颅。

  “苗刀是极耗气力的双手兵器,你手腕损伤,内息紊乱,如何施展?”

  “今日,合该我郝城踩着你名扬津门!”

  郝城在心中大吼,反握的八仙剑将苗刀往一旁撩开,右手仿佛一张绷紧的硬弓骤然弹直,手背重重砸中陈酒右胸,正好打在伤口上。

  “嘶~~”

  陈酒倒抽一口凉气,眼角肌肉跳动着,迅速往后撤去。郝城满脸洋溢着疯狂和狰狞,一剑紧跟着一剑如匹练般接连刺击。

  叮。

  叮。

  噗!

  叮……

  剑光连成一片,几乎看不清残影,陈酒手忙脚乱格挡,但单手苗刀本就功力废了一半,气势又被对方死死压住。

  八仙剑仿佛野兽的带刺舌头,时不时就能抓住空当,从陈酒身上舔舐掉一片又一片血肉。

  终于,山穷水尽。

  眼瞧着一抹剑锋直刺心口,陈酒凭着本能做了一个铁板桥,用苗刀向下戳在沙土中支撑住,才勉强维持住平衡。

  郝城眼睛一亮,腕子翻旋,剑刃朝陈酒的腹间要害抹去!

  看客们发出一大片叹息。没有任何武术招式能在这种情况下翻盘,怪就怪这个陈酒脑子坏掉,偏要带伤踢馆,真当武行全是软柿子?

  郝城正狞笑着,眼帘里却突然蒙上一大片细碎的阴影,眼珠子火辣辣的疼痛。

  什么东西?!

  台下客人们看得明白,在生死关头,陈酒居然松开了腰劲,任凭身躯砸在地上,被解放出来的刀锋用力掀挑起一泼沙土,扬向郝城的眼睛!

  这不是门派武艺。

  是战场阴招。

  与鬼头罐中的清将缠斗整宿,经历数个战场,陈酒付出两魄受损的惨烈代价,除了一枚玉骨箭头,另外大有收获。

  “阴损!下作!”

  玉山馆主捂着眼目痛叫着,陈酒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子,擦了把鼻尖,鲜血被抹得半张脸都是。

  “你说什么?”

  “阴……”

  刀柄重重砸中郝城的嘴巴!

  嘴唇破裂鲜红,满口牙齿直接崩了大半。

  陈酒一脚踢翻了郝城,踏住对方的胸膛,单手高举苗刀,正准备当头劈下,玉山馆主蠕动残破的嘴,喷着血泡泡:

  “我认……认输。”

  陈酒一脸失望,慢慢垂下兵器。

  按照先例,擂台上一方在另一方认输之后继续杀人,便不再归生死状单保护,这是武行和警方之间的相互妥协。

  陈酒在衣兜里掏了会儿,摸出两块大洋,丢在郝城身上。

  “给你镶牙。”

  “……”郝城眼珠子一翻,闭过气去。

  “这台是我赢了,有人反对么?”

  陈酒往玉山馆弟子们所在的方向扫了一圈,目光触及的地方,弟子们纷纷偏过头去。

  “那便是没有。”

  陈酒点点头,刀往肩上一扛,准备离开。跨过门槛之前,终于有一名弟子鼓起勇气,出声喊住陈酒。

  “你不能走!”

  “嗯?”

  陈酒回过头,目光森然。

  “……”弟子吞了口唾沫,“你不能走,按照规矩,不论输赢,我们玉山馆都得请客,不然外人会说我们不懂礼。”

  “免了。”

  门口拥挤着看热闹的百姓,陈酒伸手,从一个小贩的草席筒上摘下两串冰糖葫芦。

  “你们付了这个的钱,就当请客。”

  咬碎的山楂渗出鲜红的果汁,掩盖了嘴唇和牙齿上的血色。

  “陈酒。”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陈酒一扭头,看到拄拐的男人,表情微微有些惊讶。

  “老薛?”

  ……

  “打得漂亮。”

  福特汽车边上,薛征手里买了一串糖葫芦,和陈酒聊着天,几步外是几个面无表情的保镖,衣摆下的腰间鼓鼓囊囊的。

  “你下腰躲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输,没想到只是示敌以弱。”

  “打架,”

  陈酒倒是一脸淡然,“得靠脑子。”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你这脸色怎么回事?生了病?”

  “没睡好罢了。”

  陈酒摸了摸脸,看向薛征身边戴帷帽的旗袍女子,

  “这位是?”

  “我妻子的妹妹,丁零。”

  丁零摘下帷帽,露出一张雪白面庞,精致的脸庞如同冷玉雕刻。

  “原来是大明星丁零,久仰久仰。”

  陈酒笑着说,

  “我很喜欢你的电影。”

  “喜欢我的电影,怎么不愿意来当武术指导?只怕是客气话吧。”丁零哼了一声。

  “并非不愿,”陈酒摇头,“我这门功夫,女人学不好。”

  “你瞧不起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酒愣了一下,眉头微皱。他却从丁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敌意,那双碧绿眼眸里闪烁着奇怪的光。

  “小零,好好说话。”

  薛征呵斥了丁零一声,冲陈酒歉意一笑,

  “她不是针对你,是打赌打输了,正在跟我置气呢。”

  “无妨的。”

  陈酒换了个话题,“老薛,你认识做古董生意的人么?”

  “当然认识。怎么,想开始玩古董了?”

  “没,是想找两件东西,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鬼头罐给了陈酒一些启发,既然玉骨箭头含在几百年的人头里,那么另外两个部件同样藏在古董中的概率并不低。

  “说一下形制,我帮你问问。”

  “我不太清楚。”陈酒摸了摸下巴,“应该是箭杆和箭羽的样子,但也不一定。”

  “箭杆和箭羽……这种老物件比较稀罕,我会特别说明。”

  薛征看了眼天色,

  “傍晚了,要我派车送你回十庄渡么?”

  “不用。”陈酒摇摇头,“我打算去一趟鼓楼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