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十一章 是也不是

第十一章 是也不是

 热门推荐:
  踢馆有两种公证方法,一种是请来和双方都无渊源的武行前辈,画押作证;另一种,则是被踢的武馆门扉大开,再放出消息去,任意供人观瞻。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前一种,输者留面子;

  后一种,胜者扬声名。

  方法由踢馆一方来选,陈酒自然选择后者。

  玉山馆内。

  平民百姓只能在门外抻着脖子看,有身份的客人早已安排好了座位。(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姐夫,这就是你挑的人?抽大烟的家伙也能上台打擂?”

  丁零打量着擂台上的年轻人,遮面帷帽下的眉头皱着。

  高高瘦瘦,剑眉薄唇,五官卖相倒是不错,但却眼眶泛青,嘴唇白得发慌,像极了如今津门街头随处可见的瘾君子。

  落差太大。

  丁零最讨厌烟鬼,成群结队聚在街头巷尾的阴影里,面目呆滞,肋骨嶙峋,用冒着绿光的眼睛死盯来往的每一个人,活像食腐的鬣狗群。

  “我查过,他不沾大烟。”

  薛征也蹙着眉,

  “难不成是急病?”

  “这幅烂样子,别上了台,一两个回合就被人家打得吐血,丢的是姐夫你的面子。”丁零显然不太看好陈酒。

  “我挑的人,我信。”

  薛征缓缓说,

  “要不打个赌?”

  “赌什么?”

  “我赌他胜。”薛征摩挲着手杖,“你不是想学枪么?我输了,容你随便耍。我要是赢了,你就乖乖给我相亲去。”

  “说定了。”

  丁零点点头。这时候玉山馆的馆主登上擂台,吸引了所有看客的目光。

  ……

  说是擂台,其实就是一块圈出来的空地。武馆前堂是平日里练功的所在,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砂石细土,鞋底踩上去咯拉作响。

  陈酒拎着苗刀,鼻子突然有些痒,伸手一摸,刺眼的殷红。

  七魄伤了两魄,所带来的影响绝不止精神萎靡那么简单。头虽然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撕裂般剧痛,但依然一抽一抽的,鼻血、咳嗽这种小毛病更是时不时发生。

  他随便用衣服擦了擦手,望向今天的对手,玉山馆馆主郝诚。

  郝诚四十多岁,在各家馆主中算比较年轻的,面容白皙,书生气质,留着修剪整齐的山羊胡,乍一看就像个教书先生。

  手里提着一柄细剑,三尺长度,寒刃如雪,潋滟生光。

  “剑不错。”

  陈酒端详着对方的兵器,微微眯起眼睛,

  “梅花螳螂,八仙剑?”

  郝城不搭理他,却是向四周抱拳郑重行礼,高声开口道:

  “开擂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当着大家的面问一问眼前这个人,请诸位贵客为我作证。”

  陈酒皱起眉头,不知对方打的什么算盘。

  “前天晚上你去登瀛阁踢馆,同三皇门的云馆主打擂。我虽然没有亲自去祝寿,但后来听在场玉山馆弟子的描述,也复盘了个大概。”

  郝城盯着陈酒,目光灼灼,

  “只说最后一回合,你明明已经陷入绝境,眼瞅着就要被开膛破肚,却靠着一记腿法反败为胜,是也不是?”

  “是。”陈酒大大方方承认。

  “这记腿法,仙人挥尘,不是披挂门的招式,而是属于三皇门,是也不是?”

  “是。”

  “左凤图是披挂门武师,你之前也从未拜在三皇门下。所以,这一招并非从师长处堂堂正正得来,而是盗学了云馆主,是也不是?”

  “……是。”陈酒面沉如水。

  “诸位也都听到了,”

  郝城拔高声音,

  “这个陈酒,顶着左凤图弟子的名头,用着披挂门的刀,却在擂台上现学现卖别家武艺,凭此才侥幸取胜。这是什么?这是偷盗!”

  “自古以来,偷便是罪。”

  “偷财之人,由苦主处置;偷权之人,由国法处置;偷艺之人,放在早年间,是要当着同行的面剁手剁脚,永远逐出津门。”

  郝城剑指陈酒,语气激烈,

  “你打擂不用自家武术,是对师门不孝;盗用别家秘传绝学,是对同行不义。”

  “陈酒,摸着良心自问,你有脸站上擂台么?”

  “在座诸位帮忙评评理,这样一个不孝不义的畜生,有资格站上擂台么?他凭什么来我玉山馆叫嚣踢馆?!”

  举座哗然。

  杂乱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仿佛一波波巨浪拍向漩涡正中的陈酒。

  玉山馆主寥寥几句话,却是凭着武行的老规矩彻底否定了陈酒踢馆打擂的法理!

  “偷……”

  “盗……”

  “小人……”

  “不孝不义……”

  陈酒面无表情,反手握刀劈向地面。

  咚!

  刀背重重砸落,细碎的砂石四溅而飞,沉闷响声压住了嘈杂的喋喋之音。

  “你说完了么?”

  陈酒凝望冷笑连连的郝城,眸子黑沉如墨,

  “说完了,换我来说。我不说你,说一说你的梅花螳螂门。”

  “梅花螳螂,首代祖师爷淳化王郎。王郎本是螳螂十八凑的传人,他将太极、通背、狸拳之精华,融于螳螂拳,始成梅花螳螂雏形。”

  “二代祖师赵珠,汲取崩补、八肘;

  三代祖师李秉霄,又取艺于罗汉拳、六合门,缝补于自家套路,融会贯通,梅花螳螂至此才有了秘不示人的‘摘要’拳招。”

  “就连螳螂八仙剑,也是脱胎于武当八仙剑,步法略有不同而已。郝馆主,是也不是?”

  郝城脸色难看,嘴唇抿得发白。

  陈酒踏出一大步:

  “是也不是?”

  “……没错。”郝城闷声回答。

  陈酒一字一顿,满堂清晰可闻:

  “我只不过在擂台上临时仿了一招而已,就被你说成了没脸没皮的小偷;你家祖师爷不知从各门各派学了多少东西,日夜推敲,融为一炉,他岂不是大奸大恶的巨贼?原来梅花螳螂一门尽是贼子贼孙,玉山馆是武行最大的贼窝!”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郝城脸青一阵白一阵,指着对方张嘴欲喷,却也无言以对。

  “郝馆主,现在你来说,我到底有没有资格上擂台?”

  玉山馆主额头上青筋微跳,深吸了一口气,持剑的手腕轻轻一抖,寒芒四溢。

  “梅花螳螂,郝城。”

  “披挂,陈酒。”

  话音刚落,

  陈酒一个跃步冲了上前,五尺苗刀仿佛一轮凌厉的满月,朝着郝城微张的嘴巴悍然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