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 第四章 仙人挥尘

第四章 仙人挥尘

 热门推荐:
  话音一落,陈酒后脚猛然蹬地发力,一个纵越直冲向云望,人尚未近身,苗刀已经从斜侧方凶悍劈下,暴烈得出奇。

  这一刀若是劈实了,完全足以将人连骨带肉一同剖开。

  “好烈的脾气。”

  云望抬起一柄刀迎了上去,短兵重重相磕。陈酒胳膊一沉,一股沛然力劲沿刀身汹涌袭来,从他的角度,可以明显看出对方手里的兵器较之寻常刀剑厚上小半寸,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开了锋的钢锏。

  日月双刀,三皇门独门兵器,脱胎于三皇炮锤拳法,发劲如滚石。

  云望单刀将苗刀往下压,另一柄刀刁钻如蛇,直抹脖颈。

  陈酒拧着眉头,后撤一步,身法不乱,打算仗着兵器的长度优势放长击远,谁知云望得理不饶人,欺步上前,攻守情形瞬间逆变!

  铛!

  铛!

  铛!

  伴随着一串密集而清越的打铁声音,两人的身影几乎淹没在刀光里。

  陈酒腰背旋拧如磨盘,苗刀挥舞出一个套一个的圆满弧光,好似汹涌不绝的浪潮,相较之下,云望虽然是主攻一方,风格却稳扎稳打,更像是岿然不动的礁石。

  大潮拍岸!

  客人们目不转睛,他们万万没想到,两人刚刚交锋便是一阵如此凶猛的对打。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披挂苗刀,日月双刀,二者同属北派武艺,风格皆是勇往直前,碰撞在一起,刀刀致命,看得人眼皮直颤。

  几个眨眼而已,

  外行人看不出其中凶险门道,只觉得噼里啪啦打出了血性,打出了花样,若非碍于身份风度,只怕是会鼓掌叫好。

  “铛锒!”

  大概五六个回合,云望右手格住苗刀,刀刃往里滑,似乎要去挑陈酒的手腕,却只是虚晃一招,拉开数步距离。

  “累了?”

  陈酒咧着嘴,牙齿森白。

  “腰力不错。”

  云望喘气有些粗重,也不在意,汗水顺着鬓角往下流淌。

  “披挂苗刀以腰背为轴,好让云馆主见识一下年轻人的好腰。”陈酒表情肃杀,夹杂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瞳孔微微泛红。

  “礼尚往来,我也给你听听三皇门的炮仗。”

  云望踏步向前,双刀如虹。

  陈酒紧绷着脸颊,拉开一个马步站桩,刀尖凭借腰力狠辣上挑,目标正是云望的裤裆!

  “嘶~~”

  有看客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提了提裤子。

  “磕!”

  双刀交叠,格住刀口,使的却不再是沉猛阳刚的力劲,云望的一对刀刃如同阴狠缠绵的捕兽网,将长刀牢牢黏住。

  “弃刀!”

  云望一声低喝,双刀如剪,向上绞杀陈酒握刀的右臂。

  “好啊。”

  陈酒居然真的松开了刀柄,左手掌趁着空当朝前方一抹,看似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却能把对方的脖颈血管敲断。

  披挂门·抹面掌

  大不了以伤换命!

  就在这时,陈酒瞥到了云望的脸庞。

  他在笑。

  头皮一阵发炸,似乎是直觉在预警,陈酒只来得及稍一偏头,紧接着一只鞋尖如同黑色的闪电,轰中了脑袋左侧!

  砰!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陈酒就地打了两个滚,才勉强卸掉这股子充沛的力道,借机用脚尖勾回兵器。

  “刚才这一招,叫仙人挥尘。”

  云望眼中溢满了冷冽凶光,

  “三皇炮捶,发劲如炮,我这一串炮仗响不响啊?”

  陈酒舔了舔牙齿,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星。

  “领教了。”

  “继续?”

  “继续。”

  话音刚落,陈酒后脚一蹬,苗刀斜侧劈出,看上去似乎是与第一回合如出一辙的攻法。

  云望抬刀迎击,眼前却忽然一花。

  擂台外的客人看得清楚,兵器即将相撞的瞬间,陈酒步法激烈变幻,却几乎没发出丁点声音,悄然滑到了云望背面!

  披挂苗刀·抹刀式

  “新瓶装旧酒罢了。”

  这样的套路,云望早在当初的擂台上就从左凤图那里得了教训,所以没有半点慌乱,当即回身反击。

  相比之下,陈酒旋身绕了个大圈,步子上居然慢了半筹,只得临时变招,变抹刀式为推刀式,劈斩的目标也从脑门换向了左臂。

  云望左手一动,刀柄在掌心里一个回旋,改正握为反握,钳子般钩住苗刀刀脊。

  陈酒凭借着披挂门独有的激绞步法,灵活地抽回兵器,长刀在周身旋舞出一个十五月亮般的满圆,再次斩落,依然不依不饶,孤注一掷地瞄准了云望探出来的左臂!

  “弃刀!”

  云望闻言微微一笑,任凭兵器脱手、掉落。

  单刀被远远磕飞了出去,插在一根描凤画彩的柱子上。

  终究是沉不住气的年轻人,拘泥于一时睚眦,却失了战略分寸。

  云望心里这样想着,扑身压向对方,身躯几乎填满两人之间的空当,隐约间,似乎已经看到了得胜的曙光。

  苗刀过长过重,本就在近身缠斗中不占优,而且……

  陈酒试图抽刀回防,握刀的手腕却被云望空空的左手一把钳住。

  三皇门·虎口扣爪!

  人宗馆主的指上功夫极其深厚,指头深深陷入筋肉之中,扣出一大片紫青,彻底封住了陈酒挥刀反击的可能性。

  眼瞧着胜利在望,云望的速度和猛度更上一层,右手刀路交织如暴雨。

  两人贴得极近,瞳孔映出对方的表情。

  不死不休!

  陈酒只剩一条臂膀可以自由活动,血肉抵挡不了刀口,只得接连倒退,步法变得越来越凌乱,一柄穿帘燕子般的单刀粘着他的肚腹、肋下、脖颈、心口等要害不肯松口,险象环生。

  偏偏在这个时候,陈酒脚下一绊,雪上加霜。

  “赢了。”

  同一瞬间,云望的目光狰狞无比。

  刀刃离陈酒的脖颈只差最后小半寸,即将舔舐到新鲜的血。

  然而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云望视野里忽然一暗,一只莫名其妙的鞋尖不断放大。

  受制于人的陈酒故意一打滑,左腿趁势高抬,凶猛如升龙,狠狠踢中云望的下巴!

  仙人挥尘!

  云望如同被重锤击中,仰天喷出一口鲜血,短粗的身躯高高抛了出去,重重摔落。

  下颚变形,口鼻溢红。

  胜负已定。

  陈酒活动着青肿酸痛的手腕,单手拎刀上前,一低头,正对上云望死灰的目光。

  “既上擂台,生死……自负!”

  刀尖瞄准头颅,直直插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