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宠医凰:夫人请赐教 > 第428章 你做了什么?
  孟如一一时无法判断他话里是否有所隐瞒,不过,她才刚单独面见过皇帝,若小皇子的病情真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皇帝应该也会主动提及才对。

  如此一想,她才稍稍放心了些。

  看她神情间流露的关切,云霄眸色沉了沉,道:“我知道你是禀着一颗医者之心,但我必须提醒你一句,帝后不比寻常夫妻,皇后也不是普通的妇道人家,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包揽,以免惹祸上身。”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教导她处世之道,叮嘱她规避危险,想到以往自己竟会将他这种行为归为他对她有“爱”,孟如一便觉得有些心痛和讽刺。

  “国师大人大可以放心,我是不会惹事生非给您添麻烦的,既然您如此郑重的要求了,离开京都之前,我不与任何皇室的人接触便是,如此,您满意了吗?”

  云霄薄唇紧紧抿了抿,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曲解他的意思。

  沉默了片刻,他才开口,语气淡薄得听不出一丝情绪,道:“最好如此。”

  这个回答让孟如一越发憋闷,她暗讽他的呢,他应得倒是毫不客气。

  心念一动,她迎视上他,道:“同理,身为国之重臣,我的上司,也请您以身作则,跟踪暗算什么的,我不希望再有发生,您也能做到吧?”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云霄挑眉道:“跟踪暗算?什么时候的事?”

  见他没有半丝心虚,孟如一并不甘心,语气笃定道:“国师大人真是健忘,昨晚发生的事您这么快就忘了吗?”

  这次,云霄终于没有再无动于衷,凤眸之中有什么氤氲流动着。

  那双深邃的眼睛太过惑人,孟如一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险些不敢与他直视,怕被他看穿她心头的异样。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慌,她将视线稍稍移了移,却好巧不巧的落在那张性感的薄唇之上。

  他的唇形堪称完美,偏白的皮肤衬得唇色较之常人更鲜艳。

  孟如一也很奇怪自己会用鲜艳一词来形容一个男人的唇,可眼前这人偏偏就生成这样,没有一丝阴柔,却好看到足以顷倒众生。

  就在她恍神之际,云霄忽然开口了,道:“你是指你半夜潜出府去,在荒宅买醉的事?”

  孟如一虽然已经心存怀疑,才故意诈他,可真的听到他说出口时,心里还是莫名的慌乱了片刻。

  少顷,才稳住了心神,指控道:“果然是你,你为什么跟踪我?”

  云霄凝视上她,道:“三更半夜的,你鬼鬼祟祟溜出府去,谁知道你是要去做什么?身为府中的主人,我跟出来瞧瞧,不是很正常吗?算不得跟踪吧?”

  “你……”想到自己确实是偷溜出府的,孟如一一时还真找不出理由来回驳他。

  想到那些分不清是幻是真的零碎画面,她脸颊一烫,质问道:“就算是这样,那……那你为什么要非礼我?”

  “非礼?”那双惑人的凤眸眯了眯,“我怎么非礼你了?”

  孟如一顿时噎住,她本就不确定,才想要从他嘴里诈出话来,他这么问,让她怎么回答?

  可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没道理再缩回去,她当即挺了挺腰板,道:“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云霄扬了扬唇角,似是轻笑了一声,忽然倾身靠近她,道:“你觉得,我会对一个满身酒气、烂醉如泥的人做什么?”

  随着他的逼近,孟如一瞬间感觉周遭空气都多了几分燥热,他本身气场就极强,此刻更是让人有些难以喘息。

  “或者,你以为我做了什么?”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玩味,从那张性感的薄唇间吐露出来。

  孟如一的目光一时有些难以适从,索性硬着头皮从新迎视上他。

  “如果你没做什么,那……那我嘴上的伤怎么解释?”

  云霄不以为意道:“没错,是我咬的。”

  “你!”孟如一没想到竟然还真给她诈出来了,他承认得这么干脆,她半晌没反应过来。

  等意识过来时,顿时又羞又怒。

  “你果然是……刚才还满口鄙夷、正人君子的模样,想不到你竟然真的趁人之危!”

  面对她的指控,云霄只淡漠道:“是你酒后乱性在先。”(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我酒后乱性?”孟如一恨不能跳起来掐断他的脖子,“你不要以为我喝醉了就没有知觉,可以任由你栽赃污蔑,我怎么可能对你酒后乱性?明明是你贼喊捉贼。”

  “哦?”云霄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一声,“这么说,你对我上下其手的时候,其实都是意识清醒的?”

  孟如一心里咯噔了一下,脸“唰”的有些通红,驳道:“谁对你上下其手了,我现在对你根本没有半点兴趣,你不要血口喷人。”

  云霄唇角浮起一抹轻嘲,“是吗?昨晚你一再缠上来的时候似乎不是这么想吧?”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他扫了一眼她绯红的耳根,顿了顿,道:“所以,你到底记不记得自己做过些什么?”

  孟如一被他说得莫名有些心虚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想不起来,若是说真借着酒意对他有过什么非份之举,似乎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这么一想,她心里就更没底了,下意识的偷瞄了他一眼,却好巧不巧的与那双无比淡然的凤眸撞了个正着。

  孟如一很没出息的立刻移开了视线,为了显得自己没那么心虚,辩道:“我记不记得又如何?刚才你自己亲口承认了,我嘴上的伤是你咬的,现在你又来污蔑我对你动手动脚,你不觉得前后矛盾吗?”

  云霄无声笑了笑,道:“咬伤你只是想阻止你继续,如果当时强来的人是我,被咬伤的那个不就应该是我吗?”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孟如一有些傻眼了,难道她酒后真的做过那么无耻丢人的事?

  不,不对!

  孟如一忽然想起了一件最关键的事。

  “你撒谎,我当时是跟小黑在一起的,小黑呢?你对它做了什么?”

  看她还不“死心”,云霄倒也不吝回道:“它自己消失了,难道不是你想做点什么,故意支走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