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峨眉传 > 726
  “这把太古遗音是百年前的衡山掌门的首琴,当年衡山掌门带着这把古琴斩落无数妖族妖兵,在当时可是举世无双的神器,只是最后衡山受妖族报复这把古琴也遗落凡尘久未寻回,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又见到了这把琴。”说道这里栾靖已经有些激动起来,看来是十分期待这场比试了。

  看着满台的牡丹,梓鸢又是恼怒起来,捏起手诀放在嘴边,顿时就喷出无尽火莲,将这片花海全部焚尽,梓鸢眼中像带着锋利的利刃,紧紧的盯着一旁的卿河。

  卿河也感受到了这股怒意,瞧着梓鸢眼中含恼的盯着自己,立马就停下手,心中不禁嘀咕起来:“不是,女生都爱鲜花的嚒,怎么好像跟书上说的不一样。”

  梓鸢见这小子居然无心比试,便以为是对方瞧不起自己,愤怒之下手上直接翻起杀招。

  梓鸢将银鲤剑朝天空一掷,双手瞬间捏起手诀来,众人只见银鲤剑在空中分成四柄后,又迅速落在擂台四个角上。

  四角刚一落剑,便有一股强劲的灵气结阵而起,这正是之前在林海中降服严爵几人的光焰火界阵。

  此阵一起便有一股高温神火窜地而生,烈火化作神灵巨人,将阵内化作一片火海,火海滔天如翻江倒海的怪兽,想要吞并人间。

  台下的人虽是在阵法之外,却依旧能感受到一股来自阵法里面的恐怖高温,可想而知此时若是身处在阵内,那得承受多大的折磨啊。

  身处阵内的卿河倒没有多担心,只是显得有些落寞起来,长长的叹了声气后,便缓缓盘腿坐下,只见他双手向上一托太古遗音便翻到手心上来,双手慢慢轻抚着琴弦,开始摇头晃脑的拨弄起来。

  琴声刚响,台下便有人识得道:“这是...胡笳十八拍。”

  胡笳十八拍,是一弹一十有八拍,琴音融入胡笳哀声,正是形容离人落泪沾边草,伊人断肠对天涯的意境。

  在卿河的擅弹下,顿时有一种凄切哀婉的感觉直透人心,深沉哀怨的氛围慢慢化作风暴将他护在其中,纵使外界的火舌多么险恶,也丝毫不能影响他半分。

  梓鸢见他不为所动,又以银鲤剑为引,召出三昧真火,真火聚于剑锋之上,随剑光流转奔腾呼啸。

  感受着灵台中炙热的灵力,梓鸢眉间瞬间幻化出三道火苗形状,手中银鲤也似乎受其牵引,承接上天地灵气,爆发出九只红岩般的火龙。

  梓鸢也不犹豫,剑势一成,便朝卿河刺去。

  漫天灵火扑袭,却没给卿河带来多大的压力,只见他右手双指夹在琴弦的一端,将七弦紧紧提起,而左手五指就在琴弦上灵活挑撵着,连续反复的变化着曲调。

  看似无害的撩拨下,却是以琴声操控灵力,拒敌与千里,招式之中千回百转,皆是随心意而发,破敌就只是弹指之间。

  弦音此时一变,便与之前大不相同,卿河此时的琴声波澜壮阔富于激情,像是汹涌澎湃的潮水,层层叠叠的一浪高过一浪。

  更可怕的是琴音之下的灵力也浑厚无比,这灵力音浪一叠更胜一叠,反复堆叠之下竟如遮天海啸般,似要吞并一切。

  台下弟子感受着两人的气势,不自觉的都撤开了两步,生怕这激流般的灵力宣泄而出波及无辜。

  此时二楼的位置上,方殿教听着这琴声,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便侧过头看着身旁的栾靖道:“这个曲子倒是有些熟...”

  栾靖也是抚琴之人,自然知道这个琴曲的玄妙,笑眯眯的捋了捋胡须回道:“这是渐音释字琴谱的阳关三叠,这小子...真不简单,手底下竟都是些失传的名谱,呵呵...真是有些手段。”

  梓鸢揽九天之火一剑刺来。

  卿河挥指之间起音波来拒。

  这石破天惊的一刻,就当众人都以为两人将要火拼之时,卿河突然收起太古遗音,不管不顾的把盘在腿上的太古遗音抱在怀中。

  “不打了,不打了...别烧着我的琴。”

  卿河揽着古琴,看着迎面刺来的火龙,直接背过身子把琴护在胸前道。

  琴音一停,卿河的周身的护体灵力也是消散,如果就以这样的状态接梓鸢一剑,即使是梓鸢手下留情,这一剑下来也是非死即残。

  梓鸢怎么也没想到这人会如此行事,剑锋之上灌注了浑身灵力,此时想要停剑已是不太可能。

  情急之下,梓鸢急忙用运起浑身灵力去压住剑锋,想拼尽全力的去调转剑势,只是这剑招已成再难更改。

  就在大家以为银鲤剑要刺穿卿河之时,梓鸢突然追了上去,一掌拍向银鲤剑的剑身之上,这一掌虽是不能阻止银鲤的势头,可就在击中剑身的一刻,剑刃的方向也是改变,朝擂台外就射了过去。

  梓鸢这一击虽然救下卿河的性命,可自己却在银鲤剑的反噬下被震飞得老远。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33xs.com/

  转眼之间,擂台上就只剩下,抱着古琴的卿河。

  还好林染手疾眼快,看着梓鸢被震得倒飞出了擂台,立马就追身上去,在空中就把她接了下来。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看着梓鸢苍白的脸色,林染急忙将双手抵在其背后,渡了一道真气过去。

  原本以为自己就要承受一剑的卿河,已经是认命的闭上了双眼,可还未等到这一剑,却发现周天的神火已是消散,连布置在擂台上的阵法也是没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他,有些茫然的看向了四周。

  直到这时,卿河才发现台上居然就只剩自己一个,而原本与自己对战的姑娘已是掉落台下。

  卿河此时有些呆滞的站在台上,心里也满是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个高大健硕的少年慢慢推开人群,朝卿河的方向走去。

  少年面色含怒,举步之间虎虎生风,就在离擂台还有数丈之时突然停步,只见他伸手一抓,便把钉在地上的银鲤剑抽出。

  这位取剑的少年,自然就是张弈。

  张弈取回银鲤,朝擂台上的人吼道:“小子,真有你的,下一轮可别碰上我。”说完便转身走开。

  卿河听了这一席话更加是云里雾里搞不明白。

  “誒...”还来不急等卿河多问,穆殿监已经是跳上了擂台道:“这一轮...卿河...胜。”

  卿河虽然不太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可大致也猜出了个大概,比试一结束便跑到了梓鸢等人面前,林染几人虽是有气,可看着他一脸内疚的样子,也是再难加以责怪。

  比试继续,汤怀、张弈、深深,三人还在等待着对决到来。

  就在比试的过程中,林染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在拍他。

  “苏师伯...”

  转身一看便发现是苏长铭。

  “苏师伯...”

  “苏师伯...”

  ......电子书吧

  汤怀几人听着,也是打起招呼来。

  苏长铭向几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不要喧闹,又压低着声音道:“你们三个继续在这里等待比试,林染、梓鸢,你们两跟我来。”

  林染和梓鸢两人面面相觑,觉得有些奇怪,师伯搞得这样神秘,也不知道究竟要去干嘛。

  只是苏师伯也未多说,只是带着两人往清音阁外走去。

  三人出了阁口,就一直往高山区走,没多久便来到了万佛顶。

  “师伯,咱们去万佛顶干嘛?”梓鸢实在有些好奇,便拉着苏长铭的衣袖问道。

  苏师伯摇了摇头,也不解释只是说道:“到了监天院,你们就知道了。”

  梓鸢满脸疑惑的看着师伯,究竟是什么事,让师伯什么也不愿说。

  林染听见师伯说道监天院,心里不禁嘀咕起来:“这前几日才修好的监天院,莫不成又出了什么问题。”

  林染心中如此想着,却又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三人来到监天院时,门口早已站着两人,待林染、梓鸢走近之时才看清,原来门口的二人竟是方殿教和栾殿教。

  “方殿教和栾殿教,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梓鸢见着两位大师傅语气更加亲近起来。

  林染也是有些意外,看着两位殿教,顿首道:“刚还看见两位殿教也在清音阁里,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

  方无言和栾靖看着二人点了点头,又见着苏长铭也走了上前,便直接打开了监天院的大门让几人进去。

  林染一进去便发现,今日的监天院竟是空无一人,连原本看护监测的弟子也是不在,看着这个情况,心里又是思索起来,究竟是什么事要弄得如此神秘。

  苏师伯和两位大师傅走在前面,林染和梓鸢就跟在后面。

  梓鸢刚想开口去问,却便被林染拉了下来,见林染摇了摇头,也就作罢。

  苏师伯三人走到观天仪前,便停下了脚步。

  苏长铭神情凝重起来,伸手抚摸起观天仪的金属摇臂,道:“修葺那日,你便是在这里见着那黑衣人。”

  方殿教双手环抱在胸前,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不错,那日去试剑峰取石,我回来的晚,原以为大家都回去了,却没想到在我进监天院的时候,竟被我撞见有人竟偷偷潜入。只是当时光线昏暗,那人又一身黑衣,面目遮掩,看不出是谁。”

  “黑衣人...”林染与梓鸢听到这个词眼,都是惊呼起来。

  栾靖眼眸低垂,沉思了一番后道:“难道...又是妖族的人?”

  “哼...除了他们还能有谁。”方无言愤愤不平的说道。

  “妖族一向不懂这卜卦观天之事,怎么这次会来监天院...他们是要干嘛...”苏长铭转身看着两位气宗殿教问道。

  方无言听着苏长铭问道,便苦笑了一声道:“那日遇见那黑衣人之后,我便安排气宗的内部弟子,在这监天院巡查,想看看是否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只是寻了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说到这里,方无言突然目光一寒。

  “但就在刚刚,我气宗的心腹弟子在监天院的密道里,发现了他们留下的东西。”说着方无言走到三座观天仪的中间,伸手扭动了装载在仪器上的暗格。

  就在暗格被扭动的瞬间,监天院的地板突然运转起来,板层向两边收缩,居然露出了一个巨型的地道口。

  林染和梓鸢都没想到,监天院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条地道,一时间被吓得都是说不出话来,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吃惊不已。

  栾靖看着二人模样,只是微微一笑的解释道:“你们都只知道,监天院的三座观天仪,却不知道监天院地下的,才是真正的峨眉之眼。”

  说着栾殿教和方殿教皆是露出得意之色,两人走到地道口的两边,冲着苏长铭三人道:“地道中有结界,需要我们按八卦的组合,分别站在乾、震、坎、艮、坤五个位置上,起天、雷、水、山、地的法门,将灵力注入才能解开。”

  苏长铭和林染、梓鸢了解后也跟了上去,各自站在八卦的位置上,运起身体里法门上的灵力,一同注入地道之中。

  果然在五人合力下,地道的结界很快就被破解开来,一条深不见底的地底隧道,顷刻就展现在几人面前。

  此时,苏师伯的面色又难看起来,他面对着栾靖和方无言问道:“你们每次打开这条隧道都需要五个人麽?”

  “没错,这个密道的结界必须要五人同时协力才能打开。”方无言回道。x33小说首发 https://www.x33xs.com https://m.33xs.com

  “那就是说,这次潜入密道的是有五个人了...”苏长铭瞧着栾靖向自己点了点头,心里顿时更加恼怒起来。

  栾靖接着说道:“这些妖人对我们的阵法设置似乎极为了解,为了防止黑衣人再次潜入,我们已经更改了结界,只是我想他们这次暴露行踪后,近期恐怕也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方无言从一旁的石柜中端起一盏烛灯后,转身对几人说道:“我们下去看看。”说完便领着头就带着大家走下地道。

  地道里的光线有些昏暗,让人有些看不清脚下的路,林染瞧着梓鸢小心翼翼的模样,就直接牵起了她的手,刚开始女孩还有些反抗,可没过多久便安静下来,地道里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就这样走了一路也没人发现。

  也许是地道太长,几人都没说话,梓鸢觉得气氛有些紧张,便开口说道:“栾殿教,我们现在是去看黑衣人留在密道里的东西麽?”

  虽然隧道里看不清,可栾靖依旧转身朝梓鸢声音方向的方向说道:“等会到了你就知道了,别急。”

  一行人大约又走了三分钟后,面前的景色忽然就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

  苏长铭虽然听说过气宗的峨眉之眼,可此次也是第一次真正看清它的模样。

  地底的密道是一个极为开阔的地下陵园,除了西北角上有一口地底瀑布外,其余四周都是木质的机关旋钮,每个旋钮彼此相连,皆由地底的瀑布牵引带动。

  而这个陵园的正中心处是一座,高约二十丈,长宽各是十余丈的方形观天仪,观天仪的各处支点上都连接上石壁上的机关旋钮,借由瀑布冲击的动力,带动整个观天仪不断运作,看上去就像一只巨型的机关兽般威武霸道。

  “这便是我们气宗的量天尺,峨眉眼。”方无言说这话时带着三分得意,像是自己的宝贝般欢欣无比。

  栾靖见他这个模样,似乎已经忘记了来的目的,便领着众人朝峨眉眼走去。

  几人跟着栾靖慢慢走上这观天仪,直到来到一处机关隘口处,栾靖才停了下来,指着一处阀门道:“你们看这里的阵印。”

  苏长铭三人顺着栾靖手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原来在这处的阀门上有一个暗金色的阵法,这个法阵虽然并不起眼,可粘印在仪器之上却不断氤氲出一股妖媚的力量。

  “这是窥镜阵法?”苏长铭看着这个阵法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