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道圣尊 > 第370章 原来里面有

第370章 原来里面有

 热门推荐:
  风“呼呼”刮,声音不知吹到什么地方去了;猝然过来两个黑点,停在挽尊面前,跪下喊:“师父;我俩终于找到你了!”

  “怎么回事?”

  “弟子们为了女人攻打部落,死伤大半;无药,无郎中,无粮草;快要不行了!”

  挽尊早忘了弟子的事,这下终于省悟,远远喊:“妻妾们!伤员出现了,赶快想办法呀?”x33小说首发 www.x33xs.com m.x33xs.com

  花龙在空中,人人都能看见;脑瓜上高高占着三个女人……

  弟子远远对着喊:“师母——快过去看看吧?”

  果然有回应:“让你们别去惹事;就是不听,这下好了!伤亡大不大?”(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只剩下一半了!比前几次的伤亡还大?”

  “本来师父就没有多少弟子?这下都没了,怎么能实现一统大业呢?快带我去看看吧?”

  花龙闪一下,来到弟子们面前,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喊:“花龙!会吃人呀?”

  “当然,我饿极了!帮你们把死尸吃掉,连不听话的伤员和那些调皮捣蛋的弟子一起吃掉,就没人惹是生非了!”

  两个弟子吓傻了!慌慌张张往前逃;花龙在身后追,一会来到弟子们面前大喊大叫:“吃人的花龙来了,快逃呀……”

  好脚好手的弟子,尖叫着仓皇飞走;露出缺胳膊少腿的伤员,尖叫半天,也跑不了,只能紧紧蒙着双眼不看。

  挽尊大嘴咧咧地喊:“好了!花龙是逗你们玩的:她怎么会吃自己人呢?还有多少伤员?全部找出来,趁妃殿下在,马上就让你们康复;以后没师父,不许擅自妄为;不但吃不到热豆腐,反而被豆腐烫伤!”

  “伤员们,还不赶快出来见师父!他为大家疗伤来了!”

  这是谁的声音?挽尊仔细看半天也想不起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师父,我叫郝尚魁呀!你老人家难道忘了吗?”

  挽尊仔细观察一会,说:“不像,一点也不像,小脸黑乎乎的;头发散乱;破衣烂衫,就算面对面闯过也认不出来!”

  “师父;弟子们岁数都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是,到哪去找这么多女人呢?不知谁说的,蚩尤(chīyóu)部落里的女人最多,探听了很长时间才找到;据说他的女人上千,如果把他宰了;女人不是就归弟子们了?大家我当领头人,还说打下来,拥有两个女人;我又不会打仗,见蚩尤(chīyóu)部落兵就冲,刚到洞口,登时从土中出来一排排弓箭手,前面的弟子全部倒下,有些弟子心虚,使劲尖叫,拼命逃离,才保住了命!”

  “愚蠢!真愚蠢!师父不在不要轻举妄动!你们还不懂得打仗!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就像打架一样,乘人不备才能取胜!”

  “是是是,谨听师父教诲!”

  小仙童荷灵仙、姊姊从花龙头上飞下来,忙里忙外,到处问:“还有没有伤员?都集中到一起来!”

  郝尚魁在师父面前大声咋唬:“弟子们:救星来了!有伤的亮伤,无伤的也别呆着,升帐搭篷……”

  弟子们一个个畏畏缩缩,不敢正视花龙。砍的砍树,割的割草;搭的搭,建的建,几小时后,山头上搭建了许多营帐……

  郝尚魁咋咋唬唬喊:“伤员们能进来的都进来,师母会治好你们的病!”

  这话真不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大家亲眼看着妃殿下用温暖的红光,治好了一个个伤员;断胳膊断腿的不能再生,但伤口很快就愈合了;不久全部康复。

  “神呀!真神!妃殿下乃神仙!我们要喊千岁!”

  “不可!师父尚未称王;还没有这种权力!”

  “师父我们要报仇!弟兄们不能白死呀!”

  郝尚魁一句话也没说;挽尊正在看;满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弟子,仿佛比以前还多,况且还死了这么多;不知怎么弄的?

  花龙头高达一百米,能看见横死遍野的部落兵,引来很多的豺狼虎豹,三五成群的围着……

  挽尊看出问题,旋即喊:“不要过去呀……”

  花龙的身体感觉不够长,一路摇摇晃晃,猛力一拉,增到八千米,粗略计算,除了尾巴外,从胃以上都可以装食物。

  姊姊也发现有些不对,着急喊:“花龙回来呀!”

  反正听见也装没听见,猛飞一阵;龙头伸向山间,大吸一口气,往外猛吹,几只大老虎和几个花豹被风卷走,转一圈回来,钻进花龙嘴里吃掉!”

  小仙童荷灵仙拼命喊:“停下来!那些死尸不能吃,有尸毒!”

  花龙被尸毒伤害过,一听就有些害怕,将龙头缩回来,叫唤:“我不吃尸体,专吃活食行不行?”

  老虎豹子像人似的;见同伴被活生生吞食,转着圈喊:“快逃呀!花龙来了——”

  大多数豺狼虎豹都有反应,慌慌张张四处逃窜;也有一些不怕死的,惦着食物,守着不走。

  “呼呼呼”的狂风卷过,将剩下的豺狼虎豹一网打尽,全部吸进花龙的嘴里,还带上一些尸体,不知不觉成了花龙的盘中餐。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花龙,有些呲牙咧嘴;也有些露出惊恐的神色;还有些蒙着双眼不敢看……

  “嗖嗖嗖”一阵箭带着火飞上来,也有不准的,还不到位就被风吹走了。

  弟子们瞎叫:“这些部落兵,都是蚩尤(chīyóu)的手下;我们要报仇呀!”

  一时间山头营地乱七八糟,吵吵声响成一片;弟子们东逃西窜,一路嚷嚷着要往山坳飞下去……

  “站住!”挽尊喊出威严的声音:“没有铁的纪律,焉能打胜仗!都过来排好队!”

  有些第子被伤亡冲昏了头脑;一路领先,叫而不答,刚到山口;猝然飞上来一阵火箭,全部射中,坠落山沟里……

  “哎呀!你们看看,这就是不听命令的下场!”挽尊尚未说完;姊姊过来补充:“宣布几条纪律,违者斩!”

  挽尊盯着所有的弟子们令:“就按师母宣布的办,违者一律砍掉!”

  “第一,一切听王子和我的指挥,按我俩的指令办事,不得有误。第二,服从指挥,听从分配,不得讨价还价。第三,先侦察敌情,弄准确了,让大家一起研究决定是否出兵攻打,不得擅自作主。第四,团结一致,拧成一根绳;若有不同意见,按多数人的意见办。第五,一切缴获要归公,统一存放,统一使用,不得私人独吞。第六,战利品,粮草、枪支弹药入库,用专人看守保管,不得他人占有;尤其是女人,严禁抢夺、蹂躏摧残、霸为己有。以上内容,如有违者,一律砍掉!不许任何人说情!不听劝告者,按部落法处置!”

  所有的弟子都低着头,唯有郝尚魁大赞:“人才呀!人才!师姑姑乃一代巾帼英雄,世间无人可比!”

  “好了,好了!又拍老娘的马屁!”面对弟子们高声喊:“我要的是实干!我说了算!”

  挽尊好像一点面子也没有,必须说两句:“我们有花龙;可以,吃掉大部分部落兵……”

  “师父,你不是也能变成大龙吗?还有耳朵里的那把神剑呢?所有的胜利,应该属于我们!”

  挽尊接着说:“我们虽然有两条龙(包括自己)还有神剑!但必须听从指挥,统一思想,统一意志,才能取胜!蚩尤(chīyóu)欺男霸女、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坏蛋!我们一定要彻底铲除这棵大毒草!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面对蚩尤(chīyóu)怎么办?”

  “杀!杀!杀!”

  刚喊完,只听见大喊一声:“弟兄们;跟我来!冲呀!”

  顿时,队伍大乱!有很多弟子都懵了,盯着冲走的弟子……还有些正在观察……

  陡然,听见大喊一声:“站住!都给我回来!”

  大多弟子都停下来,还有少数的往下飞;不知是谁喊一声:“师父——让你们停下来!”

  冲到最前面的正欲下山坳,突然停下来,往后看,见师父拉着阴森森的脸喊:“你们都给我过来,一个也不能少!”

  所有跟着飞的弟子,灰土土飞回来,低头不语。

  “谁喊的冲啊!给我站出来!”师姑姑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弟子们。

  弟子们面面相觑,显得有些紧张,其中一人看来看去,赖不掉了,才主动站出来,说:“是我喊冲的!”

  “纪律刚宣布完,大家都听得明明白白;你为何要这么干?”

  “此人慌慌张张,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着头。”

  挽尊越看越生气,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堵一把!”

  “大声点!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他鼓足勇气喊:“我叫堵一把!”

  “刚宣布完,你就喊冲,是什么意思?”

  “我我我……不,不带意思!”

  有人高声喊:“师父——他是奸细!”

  “哦?”挽尊悄悄对着姊姊的耳朵说:“真没想到还有奸细呀!”

  “可能不止一个;否则,不会牺牲这么多弟子;那么,在什么地方呢?”

  挽尊尚未问话,堵一把战战兢兢说:“不不不!我不是!”

  姊姊把眼睛瞪到最大,厉声吼:“谁是?”

  “我我我……不,不知道!”

  “谁知道?指出来!”

  堵一把低头不语,心里极为紧张,额头上的汗水变成水珠往下淌;双脚微微颤抖着,快站不住了!

  师姑姑仔细看一眼,发现堵一把,头发散乱;猴腮鼠眼;一张大嘴,配上丑陋的脸,愈发难看;穿上部落装,跟弟子们没什么区别,心里顿时有这样那样的想法!

  小仙童荷灵仙、花龙、白美女在一旁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