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七等分的未来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悲伤

第五百七十六章 悲伤

 热门推荐:
  “吃饭了还吃什么糖啊!”黄佳瑶笑着责备道。

  “没关系,一颗糖也不影响。”苏陌从柳雨梨的手上接过糖,但是并没有吃,只是装起来了。

  柳诚是咧嘴笑了,在他看来这是苏陌正面的表态。但是柳雨梨偷偷看着苏陌的动作,脑袋垂的更低了。为什么不吃呢……以前都是吃的,小陌弟弟不喜欢吃这种糖了吗?

  “对了小陌,今天荷华怎么没来啊?”黄佳瑶问。闻言,一旁不敢说话的柳尚文立马竖起耳朵听。

  “哦,她社团活动比较忙,而且今天星期五,学校不放假。她说下次有机会一定来拜访叔叔阿姨。”苏陌随口道。

  这当然是说谎,无论是网球社还是陌教都没有严格的考勤,而且有苏陌在的话,真要带苏荷华出来最多不过是一张请假条的事情。

  苏荷华不来是她自己的意愿,她跟苏陌解释说是因为不想再像过去一样装乖卖巧,而且见常年未见的长辈实在是尴尬。但实际上,即使是在过去,苏荷华很少主动来柳家,她来柳家绝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是为了喊苏陌回家。

  因为苏荷华是作为儿媳候补接进苏家的,肩负着制约苏陌性格的“重任”,所以在苏家颇为受宠,而且苏陌本人也是个妹控,有好东西常常首先推给苏荷华,以至于苏荷华在苏家的物质待遇甚至超过了苏陌。

  她虽然有时能感觉到自己童养媳的“身份”,但是并没有任何被重男轻女的感觉。所以她很讨厌柳家的气氛,即使柳诚是夫妻在努力的一视同仁,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细节,以及他们觉得并没有问题但实际上极其偏颇的言语,还是让苏荷华感觉到不自在。

  当然她并没有跟苏陌解释清楚,因为这只是在提醒苏陌柳雨梨值得怜惜,虽然苏陌对苏荷华不愿意来柳家的原因心知肚明。

  “哦,这样啊,听说荷华的成绩也挺好的,最近正在申请国外院校吧。”黄佳瑶有些惋惜,不过今天苏荷华并不是重点,苏陌来了就行。

  “嗯,奶奶今天不在吗?”苏陌应付了一句,转移话题道。

  柳诚是哈哈笑道:“她是个闲不住的人,现在还在你周叔叔家打麻将呢!”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苏陌从小就不喜欢柳奶奶,中间甚至还爆发过好几次冲突,而这次是和苏陌的“和解宴”,柳诚是只好让老人家先避一避。

  苏陌对老人家不在的原因心知肚明,但脸上只是笑着道:“老人家身体健康,精神头也不错啊。”

  “是啊,这几年她还总是念叨你呢!”

  “这次真是不巧,下次我再来看望她吧。“

  听闻此言,柳诚是笑得更开心了,苏陌说下次还来,那么定然是不介意过去的恩怨。但是他不知道此时的苏陌已经不是以往那个极其耿直的少年了,苏陌这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客套话。

  而苏陌见柳诚是的笑容便知道对方会错意了,但是话既出口,也不好更改。他看了眼柳雨梨,只见她始终低垂着头,抬不起来,心里一阵烦闷。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其实对于答应来柳家做客这件事,他心里是有些后悔的。当时答应只是为了和过去的自己和解,可是没有想到那么体面的道别都会给柳雨梨造成这么深的伤害,更不知道柳雨梨和潘云杰的事情。

  他该想到的,柳雨梨的未来。柳诚是那么势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有时候人糊糊涂涂的反而会幸福,知道的越多反而越烦恼。他从星期二想到星期五,都理不清自己。他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但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一回事。

  这几天他问过了所有的女儿关于柳雨梨的未来,在她们的世界里,柳雨梨和别人一样,一直是单身,这明显不符合柳诚是的性格。但她们都是晚辈,上一辈的隐情知之甚少。倒是苏烛萤回忆,柳雨梨能单身全赖苏陌的帮助。

  因为苏陌死后,柳雨梨有一次来家里和苏荷华诉苦过,因为苏陌不在了,她的父亲又想给她安排相亲……最后苏荷华让她去找苏烛萤干妈林悠冉出面,才解决了这件事。

  虽然其他未来还不清楚,但柳雨梨能一直快乐的单身,不用强行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几乎可以肯定是离不开苏陌的帮助。

  可帮助柳雨梨很简单,难的是在这个未来帮助柳雨梨。多米诺骨牌已经开始接连倒下,自己的行动难保不会让柳雨梨也接上这组多米诺骨牌。

  这是一个两难题……而且这件事也不能拜托现在的林悠冉,此时林家虽然远比柳家势大,但还不是未来那个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巨型龙头,而且两家生意也没有什么交集和利益相关,就算是林东德岳父亲自出马,最合理的结果也不过是让柳雨梨的老公换一个人。

  林东德真的要倾力相助或许的确可以做到,但是这会让林东德所有的熟人都知道,他动用无数关系,就是为了阻止一个八竿子打不着年轻女生结婚……这画风太诡异了,林东德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嗯,应该的,怎么说也是你长辈了。“柳诚是点点头,用了一个暧昧的说法,这其中意味的确耐人寻味。

  苏陌沉默一下,柳奶奶是柳家的长辈,可不是他苏陌的长辈。他下意识地想要说些什么,向柳诚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可是他张了张嘴,只感觉嘴里好像塞满了东西,该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得又把嘴闭上了,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他自己都说不清这声“嗯“是什么意思,说完他还莫名心虚地看了眼柳雨梨,正好抓到她偷偷看他。四目短暂地对视,柳雨梨一触即溃,立马又低头含胸,恨不得把脸都贴进胸里。(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相比较苏陌和柳诚是的暗中交锋,柳雨梨实在简单得多,她不知道爸爸和苏陌心中所想,更不知道什么心机试探了,她只知道小陌弟弟现在就她的身边。

  她心里很欢喜,她心里也很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