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第八百三十三章 王霸之基
  舰队中,本来风熵心情蛮好。

  一路风驰电掣,直奔神武城,沿途也见到了不少和燧朝大陆迥异的风景。

  和燧朝大陆相比,三国大陆是贫瘠了一些。山林平原,不够肥美;飞禽走兽,不够强大;庄稼作物,不够茁壮;矿产地脉,不够庞大……

  但是胜在人烟繁茂,人丁众多。

  一路奔驰,俯瞰下方一座座城池村镇,感受着四面八方那茂盛的生命、神魂气息,风熵笑得合不拢嘴。这只是三国之中,一个国度。

  按照他和风戎商定的……三国基业,他独占其二。

  或许,他就能依仗这两国的黎民百姓,成就人皇果位。毕竟就这两国的人口总量,就百倍、数百倍于燧朝的总人口,这么庞大的人口总数,大有可为。

  然后,远远的,风熵就看到了一列军城挡在了前方隘口上。

  按照沿途俘虏的几个豪门大族的头面人物的口供,这一片区域名曰三国战场,是曾经三国连年鏖战之地。这里有好些处险峻关隘,曾经是三国的布防要地。

  随后,风熵还看到了最前方的一座军城上,那张让他记忆深刻的面庞。(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巫铁居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巫铁身后,十二万又三名威武雄壮的汉子,他们的气息……

  风熵的瞳孔缩小到针尖大小。他清晰的辨识出了这些巫族儿郎的气息,在东边海洋上一场大战,这些巫家儿郎,好些人只是初入神明境。

  但是短短一个多月不见,这些家伙,个个飙升到了神明境四五重天的水平。

  “该死的《万劫经》……”风熵很有点恼羞成怒。他想起了巫铁在巫家儿郎组成的军阵支持下,如何以盘古真身和自己打了个不分上下。

  如今巫家儿郎修为飙升,巫铁的气息更是比之前强大了一大截,风熵都有点摸不清巫铁如今的实力究竟到了那一步,他的神魂之力探察过去,只感觉巫铁好似一个无边无际的混沌黑洞,没有任何的反馈传回。

  所以,风熵很谨慎的,让笑面佛去试探一下巫铁的虚实。

  舰队的速度放慢,风熵开始调兵遣将,他在盘算着,一旦笑面佛吃亏,那么他就会直接使用燧火大阵,强势碾压过去。

  只要你还是人族,只要你还是‘盘古遗族’血脉,面对人族圣火,就绝无反抗之力!

  风熵正打着如意算盘,那边笑面佛慢悠悠的飞向了巫铁,然后风熵旗舰中,一座小小的,专门用来和燧都紧急联络,每一次动用都要燃烧巨量元晶的传讯法阵突然动了。

  之前好些天,这座传讯法阵内没有丝毫讯息传来。

  风熵心里很笃定,以他的身份地位,以他的天资禀赋,以他如今的权力和各方面的支持者掌握的力量,燧都稳如泰山,没有任何需要担忧的。

  他只要征服三国大陆,然后尽情享受丰硕的战果,就可以了。

  传讯法阵亮起,一份圣旨飞了出来,还不等风熵将圣旨接到手中,赤霞漫天,红色神光笼罩了整个舰队。趾高气扬的风戎从红光中窜了出来,大声宣读了那一份要命的圣旨。

  风熵僵硬在旗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风戎,成了神皇?

  他,掌控了乾元神钟?

  他,掌握了燧火火种?

  他,得到了满朝文武一致的认可?

  ‘叮’的一声响,传讯法阵内,一枚小巧的玉简飞出,玉简上闪烁着刺目的血光,光芒高频震荡着,给人一种大祸降临的极大紧迫感。

  风熵一声大吼,一把抓向了这枚突然飞出的玉简。

  这是他安排在燧都的心腹人儿,用预留的最紧急的后备手段……那也是预防万一,在风熵心中根本不可能用上的渠道,发来的最紧急的警示。

  一股庞然法力禁锢住了玉简,风熵身边的两个小太监本来屁颠屁颠的跑去,想要取下玉简呈给风熵。结果风熵法力一冲,两个小太监就大口吐血,骨断筋裂的连连翻滚着飞了出去。

  风熵手指一弹,一团血光从玉简中喷出。

  没有任何声音介绍,血光中只是出现了不断摇晃、震动的画面。

  那是一座大城,四面八方无数燧朝禁军排成了庞大的军阵,正在疯狂的攻击城池。起码有三十六重巨型封禁阵法一重重的笼罩了那座方圆近千里的城池,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狂雷呼啸着从天空落下,将城池的城防大阵打得胡乱摇晃。

  城内一片混乱,无数衣衫华丽的人在惊慌失措的四处奔跑。

  城墙上,大群大群身披精良甲胄的士卒面色惶恐的,浑身僵硬的在抵挡着城外大军的进攻。

  这些士卒目光散乱,显然已经乱了神智。

  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依靠平日里严格的训练,依仗着身边那些督战队疯狂的呵斥咆哮声,在本能的拉弓射箭、挥刀劈砍。

  画面一旋,城池四方城墙被破开了数百个大小窟窿,大群大群的燧朝禁军犹如潮水一样冲进了城池,四面放火,见人就杀。

  虚空中,无数百丈长短的赤红色飞舟带起漫天火光纵横交错,封堵了整个城池的空中通道。

  大群大群身披重甲,修为强横的‘天神’脚踏流云,带着无数精兵悍将在空中巡弋,但凡从城内冲天而起的遁光,都被他们蛮横的群起而攻,直接斩杀虚空。

  一面面硕大的青铜古镜悬浮在空中,青色的镜光照耀整个城池。

  雄城周边方圆十万里内,厚达百里的砂石岩层都变得清水一样透明,数十条从城内直通城外,最长的一条甚至长达十几万里的密道被这些镜光显示了出来,虚空中一道道恐怖的攻击落下,直接将这些密道,连同密道中正在急速奔逃的遁光轰得粉碎。

  虚空中出手的人,一身红袍,袍服上绣有大片火焰纹路,袖口、袍角装饰以山川河海、大鼎日月等图案。

  这是燧朝皇族的太上长老们出手了。

  而被他们围得水泄不通,就连地下密道都被逐一捣毁的城池,正是风熵的母族居所。

  燧朝也有娲族部族,她们和燧朝的门阀贵族联姻,若是生下男孩,就放在男方家族抚养;若是生下女孩,则是统一收归娲族部落,并且冠之以‘娲’姓。

  风熵的母亲娲青凰,出身燧朝白氏。

  白氏,燧朝顶级将门,更是国主之家,这座被围攻的城池名曰‘白王城’,正是白氏封国的国都所在。

  当代的白氏家主白铁尊,更是娲青凰的亲生父亲,是风熵嫡亲的外祖父。

  ‘咔嚓’一声,风熵的眼角崩裂,两行血水流淌了下来。

  他看到白铁尊带着一众白氏的长老,犹如疯狂的猛虎一样冲上天空,然后一众皇族的太上长老飞扑而下,一团燧火熊熊燃烧,直接震退了白铁尊一众。

  光影再次闪烁。

  白氏当今辈分最高的几位太上长老以下,一直到白氏刚刚出生的稚子,全都一排排的被禁军高手按倒在地。33小说首发 https://www.33xs.com https://m.33xs.com

  堂堂国主之家,燧朝有数的封国之主,全家老小,无论男女,甚至所有的杂役丫鬟……风熵甚至看到,白氏豢养的那些猎犬、猎鹰等物,都被禁军士卒按倒在地。

  猎犬,猎鹰,还有家里那些千金小姐们平日里养来取乐的鹦鹉、画眉、喜鹊等小鸟,哪怕那些体积娇小,只有拇指大小的异种蜂鸟,每一只鸟兽身边,都一本正经的站上了两个禁军战士。

  ‘咚、咚咚’三声催命鼓响起。

  白氏一众长老人头落地,一团燧火高悬虚空,一丝丝火光缭绕,白氏长老们的神魂被燧火一卷,当即烧得魂飞魄散,一丝渣滓都没留下。

  又是三声催命鼓响起,白铁尊以及所有成年的白氏壮丁人头落地,血水喷得满地都是。

  三声催命鼓再响,白氏所有没成年的男丁,都被身后站着的禁军将士劈下了头颅。

  随后是白氏的女眷,年龄从大到小,一片片人头翻滚,就连襁褓中的婴孩,都被杀得眼珠通红的禁军将士挥剑斩杀。

  随后是那些猎犬,猎鹰,那些养起来只是好玩的宠物鸟兽……

  逐次斩首,无一遗落。

  紧接着,数百禁军将领出手,他们施展神通,一点点的将白氏的祖宅夷为平地。出手的禁军将领当中,更有人修炼了极其歹毒的毒功。

  剧毒直透地下数十里,然后凝固在沙石土壤中,未来万年内,白氏祖宅这一片土地寸草不生,蛇虫蝼蚁若是靠近,则是必死无疑。

  斩草除根,鸡犬不留……如此手段!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图影摇晃,除开白王城,白氏在封国中的各处基业的景象一一浮现。

  一如白王城总部,白氏在各地的族人全都被捕,连同他们的各处商铺产业中的小二、掌柜、丫鬟、帮工等等,哪怕是那些临时雇用的力夫、杂役,只要是和白氏有关的,全都被满门抄斩。

  没有审判,不容分辩,只是简简单单的扣上一个‘叛逆’之名,就杀得血流成河。

  而且不仅仅是白氏族人。

  偌大的白氏,无数年来和各大豪门贵族通婚、联姻,好些和白氏关系紧密的姻亲家族,也都被禁军攻破,满门老小尽皆诛杀。

  除了那些同为国主之家,拥有雄厚底蕴的庞然家族,他们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他们嫁入白氏的族女,还有他们迎娶的白氏族女,也都被禁军逐个杀了个干净,连带着她们的子嗣后裔,只要是沾染了白氏血脉的,也都尽皆诛绝。

  ‘咔嚓’一声,血色玉佩碎裂。

  所有的光影就此消散,玉佩化为缕缕血光飘散。

  风熵呆呆的站在旗舰上,他的身体晃了晃,然后一口血喷出了老远。

  “母亲……”风熵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他想起了身处禁宫的母亲娲青凰……风戎如此酷烈的清洗和风熵有关的人等,娲青凰又怎能幸免?

  “不,不,母亲她是娲族族女……风戎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有,还有舅舅!”

  风熵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浑身汗如雨下,眼里血水不断的流淌出来。

  他的舅舅,红莲寺现世三佛陀居中的无面佛。

  无面佛的佛法修为,已经到了凡俗无法估测的程度,甚至,就连风熵多次和无面佛切磋,都被他轻松压制。

  以红莲寺的势力,以无面佛的实力,娲青凰更是无面佛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无面佛想来不会视若无睹。

  “可是,舅舅……白氏完了,白氏彻底完了……你,你,你究竟……在干什么?”

  ‘叮’,传讯法阵中,又是一枚闪耀着血光,血光甚至隐隐发黑的玉佩喷了出来。

  风熵一把抓住了玉佩,里面的信息让他再次一口血喷了出来,差点没昏厥过去。

  无面佛离开红莲寺,赶赴燧都途中,遇青莲观守山人醉佛‘拦路问道’,无面佛和醉佛论道只是三句,无面佛震怒出手,醉佛与之大战……

  有不知名高手突袭掩杀,更有南方鬼国、东方魔国的高手暴起发难,醉佛吐血遁逃,无面佛金身崩塌,只留一颗本命舍利逃回红莲寺,如今正在功德红莲池中恢复法身。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青莲观……还有,鬼国,魔国……你们,你们……”

  风熵身体摇摇晃晃,七窍中不断有血流淌出来。

  他轻轻推开身边想要搀扶他的太监近侍,脚踏一缕火光,慢慢的飞向了巫铁等人所在的军城。

  远远的,风熵盯着巫铁,喃喃道:“报仇,报仇……风戎,本王和你,不共戴天……”

  “报仇,报仇……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夺了大位,只要我证得人皇圣位……只要我能带着亿万雄师返回燧朝……就是你,还有你的一众帮凶党羽伏法之日。”

  “本王,一定要让你,后悔你所做的一切。”

  笑面佛依旧一脸是笑的坐在蒲团上,只是,他的笑容中,明显多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风熵没有看向笑面佛,而是直接从他身边掠过,飞到了距离巫铁不到一里地的地方。

  “武王巫铁……”风熵朝着巫铁拱了拱手,他浑身是血,无比的狼狈,同时又无比的狰狞:“此三国之地,乃王霸之基……本王,誓取之。”

  “武王若是愿意归顺本王,则未来,天下本王与武王共有之。”

  “若是武王敢阻本王复仇之路……则今日,你我,必有一人陨落当场。”

  巫铁没吭声,站在巫铁身边的老铁怪声怪气的一句话,直接引爆了战斗。

  “哪……好像是这小子家里窝里反,这小子的后路被抄了……这是,狗急跳墙了啊。”

  ‘狗急跳墙’?

  心里压着火的风熵骤然爆发,当面一拳朝着老铁轰了下来。